格奧爾基•弗洛羅夫斯基 著

緣懷 譯


接上期(點擊查看)


一、克修理想與新約(續)


成全、施捨、祈禱、守齋與貞潔


  在修道及克修文獻裡,從初期基督教時代以來,我們經常會面對「成全」這個詞及思想。修士尋求成全,修士想要開始被建立於這可以引人達致成全的道路上。但這是修道主義的結果嗎?這是在早期基督教裡的修道及克修傾向嗎?由此傾向產生了成全的思想,產生了屬靈奮鬥及努力的思想嗎?在早期基督宗教的思想構造中注入成全的目標的正是我們的主,而非修士們。在瑪竇福音5:48中,我們的主命令:「你們應當是成全的,如同你們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樣。」

  傳統的修道及克修生活將施捨、祈禱及守齋納入其行為之中。這些實踐是由修道主義強加於真正的基督宗教之上的嗎?或者,它們從原始基督教起就包含於修道及克修生活之中呢?在瑪竇福音中,傳授施捨、祈禱及守齋又再次是我們的主救主。我們的主可以很容易地就廢除這些實踐。但是,我們的主不但沒有廢除它們,反而淨化了它們,在靈修生活中給予它們正確的地位,在靈修生活中,這樣做不應貼上作秀、偽善的標簽,這樣做並無榮耀。我們的主所命令的都是恰當的靈修觀念。「你們應當心,不要在人前行你們的仁義,為叫他們看見;若是這樣,你們在天父之前,就沒有賞報了。所以,當你施捨時,不可在你前面吹號,如同假善人在會堂及街市上所行的一樣,為受人們的稱讚;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獲得了他們的賞報。當你施捨時,不要叫你左手知道你右手所行的,好使你的施捨隱而不露,你父在暗中看見,必要報答你。」(瑪6:2-4)為確保祈禱的屬靈性質,主命人也以類似的方式祈禱。這時,我們的主教授自己的追隨者用「天主經」祈禱,這是一個簡單卻又意義深刻的祈禱經文,在這一祈禱經文中包含有對天主聖名的讚頌,在這一祈禱經文中包含有呼求天主之國的來臨,在這一祈禱經文中承認是天主的旨意創始了萬物,若無天主的聖意,人就失落了──「願你的旨意承行」。這是一個謙卑的祈禱經文,在其中,人不祈求日用食物之外的東西。它是人在寬恕中團結一致的祈禱經文,因為它祈求天主只有當我們寬恕他人時才寬恕我們,在這裡給我們描繪了靈修生活的深刻現實,這是一種只有當他在寬恕中與其他人合而為一時他才會與天主合而為一的生活。在這一祈禱經中也祈求天主保護我們免陷於誘惑,如果人陷於誘惑的話,就祈求免於誘惑。簡言之,這一祈禱經文是如此的簡單、但卻又如此深刻,無論是在個人的層面還是宇宙的層面皆然。難道就因為修士們按主的教導和命令誦唸天主經,因此修道生活就是對真正基督宗教的歪曲嗎?如果修道生活採用自由自發的祈禱,它就會犯錯誤,因為它沒有「遵守」我們的主的命令。難道因為修道生活頻繁地使用天主經,它就是離經叛道的嗎?我們的主明確指出:當人祈禱時,要這樣祈禱。這並不排除其它的祈禱經文,但卻賦予天主經傑出、優先的地位。的確,對我們的主而言,限制祈禱經文的使用肯定是陌生的。「徒勞無益反復祈禱」,或者用希臘文更確切地說「不要嘮嘮叨叨,如同外邦人一樣,因為他們以為只要多言,便可獲得垂允。」(瑪6:7)──這就是與主的意向的本質不同之處。主認為這是一個重要問題,主對此論述得較多。在瑪竇福音9:15中,我們的主指出當祂被刼去後,祂的門徒就要守齋了。在瑪竇福音17:21中,我們的主給祂的門徒解釋道,他們不能趕出魔鬼是因為「這類魔鬼非用祈禱和禁食,是不能趕出去的。」這段經文確實不在所有古抄本中。但是,在足夠古老的抄本中,這段經文卻包含在馬爾谷福音9:29中。顯然,我們的主指出了祈禱和守齋的屬靈的特別效力。

  貞潔是修道與克修的目標。它不僅是外在的獨身,也是思想的內在貞潔。它也是由希臘文化的思想模式強加於真正而原始的基督信仰的某種東西嗎?或者它本來就包含在傳自宗徒及聖經的基督信仰的原始保管物中呢?是我們的主再次建立了獨身守貞的道路。在瑪竇福音19:10-12中,門徒問我們的主,婚姻是否是權宜之計。「這話不是人人所能領悟的,只有那些得了恩賜的人,纔能領悟。因為有些閹人,從母胎生來就是這樣;有些閹人,是被人閹的;有些閹人,卻是為了天國,而自閹的。能領悟的,就領悟罷!」修道與克修的目標只是「追隨」我們的主的教導而已。原始基督教從未將獨身強加於人。恰恰正如我們的主所說的,這只是對那些領受的人說的,只是對那些能夠接受這樣的一條道路的人說的。但是,這一道路是由我們的主所設立的真正基督教的靈性道路。在早期基督教裡,甚至沒有一位司祭和主教被要求守獨身。獨身是個人的選擇。後來,教會認為要求主教守獨身是明智的。但是,在東方基督教內,若有人要成為司祭,從來不要求他守獨身。他要在被祝聖前決定是選擇婚姻還是保持獨身。如果一個人在被祝聖前已結了婚,他就被要求保持婚姻,雖然古時的教會也見證了對此的一些例外。如果一個人在被祝聖前尚未結婚,那麼,他就被要求保持獨身。羅馬教會不同於東正教會,將獨身的要求擴展至司祭,並經歷了一段困難的時間,通過好幾個世代才將它強制推行開來。人決不能將屬靈的形式強加於人,以期結出屬靈的豐碩成果。我們的主的話語回蕩著智慧──這是對那些能領受的人,對那些能度這種屬靈的生活形式的人而言的。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