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刘十七,“逃之喵喵”是我与张十八弄得公众号,之前一直没有更新是没想好公众号的定位是什么,今天更新内容,你以为就想好了吗?还是没有!不过随意更新,大家开心就好!


  去年十月份的时候去露营了一次,如题,就是大绿溪!现在回忆起来只记得清澈透明的小溪流、与世隔绝的深山、360度环山无信号和黑麻麻的天空……你值得拥有

  准备物品:帐篷、睡袋、枕头、电筒、炊锅、烤架、大刀、小刀、砍刀、碗筷、饮料酒水、还有各种食材……
  从红塔区到大绿溪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如果直接在导航上输入“大绿溪”,貌似是找不着的,要输“夕阳村”。


 

  到了目的地,我们就找个停车场把车子停在里面,再到附近的饭店吃饭,然后就背着大包小包准备进山。


 
  这个村子里有一些老人,专门帮来露营的人运送行李进山,50块钱一趟。当你看到那些“满脸沟壑”的老人,背着系在头上的大背篓,心里会酸酸的。赚钱实在不容易,当你选择“诗和远方”的时候,愿你的家人不是还在苟且。



  上山的路很漫长,刚翻过一个山腰,远远的往前看,队友已在另一个山腰。你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只知道越走山越深。我走在一个老人前面,刚好回头看到这样一幕就拍了下来。老人走到后来已经变得十分吃力,黝黑的脸已变得通红。我抢过她背篓里的东西说:“我帮你拿着一些。”她客气的说:“不用不用。”
  好不容易挺进大山,前面的山路是弯弯曲曲的,走到一片空地时,瞬间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虽然这地方已被好多人“捷足先登”,但还是被它惊艳到了。
  古老的大树拔地而起,不知道已在这里遥望了多少年。
 
  远处是比我们先进来的人的帐篷,一顶顶帐篷颜色艳丽,把这成片的绿色装点的不那么枯燥了。
 
  扎营第一件事就是搭帐篷,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有这种感觉,越发狭小的空间,越会给人温暖和安全感。


 
  这就是我们的营地。


  营地搭建好以后,从溪水里取出冰镇的啤酒一饮而尽。


 

  大家休息够了便开始烧火做饭,有的负责找柴,有的负责生火、有的负责切菜,有的就负责美美哒就行,比如说我,开玩笑啦!
  看着远处已开始炊烟袅袅,此情此景真叫人愉悦,真想把日子过成诗。


 
  不一会儿,我们自己的小灶也搭起来了,大家提议先把鸡炖了,然后再用鸡汤来煮炊锅。小溪里的清水不一会儿就沸腾了,鸡油浮在水面不停的翻腾,让人看了超有食欲。



 
  露营带上炊锅实在是方便,碳放进去、汤放进去、菜放进去,不一会儿掀开锅就可以吃了。大家抬着碗席地而坐,啤酒、白酒、红酒换着喝,随你开心。



 
  吃过饭,天渐渐的黑下来了。山里的“黑”和城市里的“黑”并不一样,在城市里到处都有光,而在山里面,黑的是那么纯粹和彻底,终于深刻体会什么是“伸手不见五指”。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星点点,感觉自己离夜空很近很近。

  不一会儿,隔壁的朋友们弄起了篝火,还邀请我们一起去玩。虽然互不认识,但还是手拉手的跳了起来。




  后来,我们的烧烤架也搭了起来,各种食材烤了一波又一波。


 
  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喝着酒唱着歌,不知道已经多少杯下肚,不知道为何这么开心,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意识。
  凌晨醒来,头依旧晕晕的,完全想不起来我唱着歌后来做了什么、去了哪里、怎么进的帐篷……自此发誓,人还是要自律的。每每一想起来,至今不敢沾一滴酒……
  第二天的工作是:生火做饭、收帐篷、打包垃圾、出山…



 
  出山的路出奇的好走,好像和刚来的时候不是一条一样。我拎着一袋垃圾蹦跶的往前走,大山在我身后,越来越远……因为在山里面完全没有信号,出山时,手机开始“嗡嗡”的震动。在这“与世隔绝”三十多个小时里,不能打电话、不能玩微信,却让人特别安心。
  高晓松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我们没办法把“诗和远方”当做生活,只能在工作闲暇之余,出来走走,劳逸结合,这也是生活。
  旅行,不一定要走很远的路,但是同伴要合心。旅行,不一定非要花费很多钱,而是你踏出的每一步,都觉得很有意义。偶尔抛开工作,放下压力,劳逸结合,这才是生活,普通而又平凡!


<采编:刘十七>


公众号是温暖的,人是任性的

看心情更新

更多趣事,更多资讯,请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