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尼的死者之书》是英国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亚尼的死者之书》,也称《亡灵书》,是一幅画在纸草纸上的长篇画卷,距今大约有3200年。



     所谓《亡灵书》,是记载死者为获永生所必经的各种磨难、审判等环节所需的咒文以及到获得永生的画卷,通常在纸草纸上手绘而成。《亡灵书》是古埃及人去世后的“身份证明”,它具有人事档案、生平履历记录、陪葬品清单、护身符和在阴间“旅行护照”等功能。它仿佛是古埃及人在阴间的一本“自助旅游指南”,引导死者们如何从死亡走向来世。今天,人们在博物馆中欣赏古埃及人的《亡灵书》,丝毫没有阴森、恐怖、绝望的感觉,相反,从中感到的是古埃及人对生命的热情和赞美,充满了“正能量”。



大英博物馆中展示的《亚尼的死者之书》是一个名叫亚尼的古埃及人的“个人档案”。亚尼是是古埃及新王国第十九王朝时代的一个书记官,相当于“国务院秘书长”,负责记录王室和国家的日常事务。由于他有较高的文化水平,能够读懂和书写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地位很高,生前享受高级公务员的待遇。

亚尼死后,他的《亡灵书》照例作为陪葬品放在自己的墓中。

《亚尼的死者之书》全长二十四公尺,用长达六十章的篇幅,描绘死者在来世获得永生的咒文和约定事项。收藏家佛里斯班士于1887年在尼罗河中游克索西岸的一个墓室中发现这份珍贵文献。因为古埃及人的《亡灵书》都书写在纸草纸上,“纸寿千年”,所以很难完整保存至今。

在全世界各著名博物馆的收藏中,绝大部分的《亡灵书》都残缺不全,人们欣赏的是只纸片页。《亚尼的死者之书》是现今发现的保存最好、内容最完整的《亡灵书》,堪称古埃及和世界美术史中极致作品。因此,大英博物馆把它作为镇馆之宝就不难理解了。   

 

古埃及人笃信生死轮回。他们认为,人死后,灵魂会离开木乃伊肉体,在地下世界旅行。人的亡灵必须接受火、水、兽、毒等的重重考验,“过五关斩六将”,才能走到旅途的终点——玛阿特神殿,通过“称心仪式”接受神的审判。


玛阿特神殿里放着一架天平,亡灵的心脏将被取出,放在天平一端的托盘中;在天平另外一端的托盘上,放着代表真理的一枝玛阿特羽毛,古埃及人希望以此方式衡量此人生前的善恶。

如果天平向放有亡灵心脏方向倾斜,意味着此人生前贪婪多欲,作恶多端,是个“老虎”。他的心脏会被丢在一旁,让一个名叫“阿敏”的怪兽吃掉,此人永在冥世,不得复活。由于鳄鱼、狮子、河马是当时非洲大陆最凶猛的野兽,所以传说中的“阿敏”是长着鳄鱼头、狮子身、河马屁股的恶魔,无异于中国传说中的阎罗王。

如果玛阿特羽毛能保持天平托盘的平衡,说明此人甚善,生前好事做了一箩筐,应该得到好报。于是,冥王奥西里斯将允许你继续前往冥界天堂——芦苇之野。那是一片富饶的土地,是一片酷似真正埃及的天堂。那里的五谷长得比人还高,这些幸福的亡灵仍然像生前一样在田地里劳动。这是一个没有危险、饥饿、痛苦和死亡的理想世界。

       

灵魂是什么? 灵魂有重量吗?

“有!”古埃及人用“称心”方式“解决”了对抽象灵魂的定性分析,做了哲学意义上的回答,《亚尼的死者之书》更将其形象化。

 

                      

3200年后的今天,有的“科学家”对“什么是人类的灵魂?”这一课题做研究。他们认为,人体内存在一种称作“灵魂素粒子”的物质,人死后,“灵魂素粒子”就会离开人体 。他们推断,如果“灵魂素粒子”具有物质属性,那么它就应该有重量。所以,当人死亡,“灵魂素粒子”离开人的肉体,人的体重在“生”和“死”的瞬间应该有所改变,这个改变的数字就是科学意义上的“灵魂的重量”。


1996年秋天,有人测试了100个人死亡瞬间体重变化,得到以下结论:当人死亡时,瞬间体重相差35克,而且没有胖瘦之分。因此认为,灵魂的重量应该就是35克。


一位学者为了证明灵魂是一种可以测出重量的物质,设计了一种安装在秤上的床,他观察的结果是,人死亡瞬间体重减少的数量在10.6克至42.5克之间,平均为21克。为证实这点,他又对15只狗做了同样的实验,结果是,狗在死时却没有失去任何重量。他认为,狗没有思想,也就没有灵魂。

 

有关人类灵魂问题向来争议巨大。

人的灵魂是否有重量?

能否称重?

35克?

21克?

作为一个科学问题,人类目前的认知水平,知识积累,实验方法都不足以解决该问题。

 


    文艺复兴巨匠米开朗基罗从1535年1541年用了近6 年的时间,在天主教圣地梵蒂冈西斯廷教堂墙壁上完成了不朽作品——《最后的审判》。作品中的“恶人”,有的尽管爬上了驶向天堂的渡船,因罪不可赦,被艄公一桨打回地狱。而“善人”优雅的从地面升向天堂。米开朗基罗用一幅壁画作品,用因果报应的人物组合,告诉公众一个最具人文主义观念——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这是文艺复兴版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中国汉代思想家司马迁写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一文中,用“泰山”和“鸿毛”形象的说明人类灵魂固有的“重量”。

 

古埃及人棺椁里的《亚尼的死者之书》;汉代思想家司马迁的生动比喻;文艺复兴时代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中意味深长的构图;毛泽东褒贬敌我的举例,无不向人们传递一个观念:真善美是人类共同核心价值观。

 

如果有人问:人的灵魂有多重?

《亚尼的死者之书》中的“称心仪式”的结果似乎是最好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