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数月,奶叔家的小表弟终于开学了。前段时间还总缠着奶叔打游戏,如今已经老老实实回归校园生活。
本以为耳朵根子会清静一点,谁知道这位小伙子每天都跟奶叔抱怨,不是说作业太多,就是嫌课排得太满。虽然听他念叨得有点烦,但奶叔还是不厚道地笑了。
其实受疫情影响,很多学生朋友都遇到了要追赶课程进度的问题,包括荷兰的学生们也是如此,那么他们又会采取什么办法弥补落下的功课呢?
快随奶叔一起去看一下!

说到赶进度,世界各国的很多学校都采取了同一种措施,就是上网课。
老师们支棱起三脚架,架起设备搞直播,同学们则是在家准备好手机、平板或电脑,连上网络静等开播。
可这样的上课形式效果如何呢?恐怕还是要因人而异、因网而异。
很多自律性很强的学生表现都很不错,在家上网课也能保持像在学校一样的状态。认真学习的样子透过直播间进入老师的眼里,看到这样的学生,老师们怕是要忍不住流下欣慰的眼泪。
不过一些比较皮的学生就让老师很头疼了,总能想尽办法逃课:
从不准时进直播间,老师开播假装没连上网,老师提问假装卡掉线,老师抽查作业假装耳机没声音……
奶叔都被这些熊孩子的“聪明才智“折服了。再套用老师们常说的一句话:
这点聪明劲儿用到学习上,成绩早就上去了。
但在荷兰的部分地区,网络确实不太好,甚至有些家境不太好的学生都没有像样的上课环境,还要去厕所或者家里其他的小角落才能安心上课。
所以这真不是孩子们的锅呀!

无法正常开学上课,焦心的不止学生和老师,荷兰政府也希望祖国的花朵能早点回归校园生活。
于是马克·吕特总理提出了从5月4日开始分阶段让学生回归学校的想法,优先让学业紧张的毕业班同学开学。逐步再安排其他学生回归,直到全面开学。
他还建议把班级分成小组,以确保学生们保持1.5米的距离。这个想法听上去似乎不错,类似于错峰出行,但存在可行性吗?
荷兰教育工会对基础教育、继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的5000名教师进行了调查,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这个想法不切实际。该组织说:

学校本就不是为大家保持距离而设计的,在校园中保持距离难度很大,比如同学们上厕所或排队打饭都需要来回走动,老师们时不时也要走下讲台“巡视一番”,这些过程中很难避免出现交集,1.5米的距离恐怕无法保证。

此外,该组织还列举了一些其他问题,比如特殊教育中学生的交通,以及年龄较小孩子们的卫生措施等都需要考虑到。
工会主席欧根妮·斯托尔克直言:
“让30名4岁的学生不扎堆是不可能的,教他们打喷嚏时用手肘挡上更是痴人说梦。”
是啊,别忘了,他们可是孩子啊,最喜欢结伴玩耍了。

社会各界都在想办法帮助孩子们上课,教育委员会也坐不住了,该组织表示,如果在五月份的假期结束后依然无法重新开学,就应该寻找其他方法来弥补同学们损失的上课时间。
委员会的成员们积极商讨对策,终于研究出三个解决方案。
一是将暑假提前,这意味着同学们的开学时间会提前;
二是缩短暑假的时间,学校提早复课,想必很多同学们不会喜欢这一方案;
三是把学校的上课时间延长到下午5点,这一方案倒不会对同学们的假期产生影响,只是开学后可能会辛苦一些。
此外,该委员会还表示,他们担心部分同学无法使用笔记本电脑远程上课,或者家中没有合适的学习环境,所以希望这些同学能早日回到校园学习。
荷兰政府将于4月21日宣布学校是否可以重新开学,我们一起等待消息吧!

奶粉们,如果你们是荷兰学生,更能接受以上哪种方案呢?
如果奶叔是学生,希望连着放暑假~
—  END  —
我是荷兰奶叔
扫描下方二维码
育儿知识、牛奶营养、荷兰趣闻打包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