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1)(2)(3)(4)(5)

(06)(07)(08)(09)(10)

(11)(12)(13)(14)(15)

(16)(17)(18)(19)(20)

(21)(22)(23)(24)(25)

(26)(27)(28)(29)(30)

(31)(32)

33

呼神护卫被送去鬼裁缝那的第二天是个周六,商南和施妄听居然都难得不用去加班,不过两人已经习惯了早起,一个早起去跑步,一个早起做早餐,商南晨跑结束后会去菜市场买些新鲜的食材带回家,等吃完早饭后,施妄听便会将中午要喝的汤煲上。

只要早起,上午的时间便仿佛被拉长了许多,两人吃完早餐,一起在厨房将处理好的汤料放入砂锅炖上后,时针才刚指向9。

两人将各自的电脑拿到了客厅,各自占据餐桌的一边,施妄听戴着耳机开始看韩国婆媳剧——按施妄听自己的说法,她是在观察人类的多样性——商南则戴着耳机打游戏,气氛并不热闹,却处处透着温馨和默契。

商南的电脑屏幕停在了游戏登陆界面,她虽然努力做出一副我在认真打游戏的模样,可心思却早就飞到了别的事上,她脑海里像是在放电影一般播放着今早的事,她满头大汗地提着菜回家,邀功似地给施妄听看自己选的顶好的新鲜筒子骨,那人笑着将她按在凳子上,将早餐推到她面前,还配上一杯热咖啡,两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聊天,这屋子的采光极好,不用开灯便亮堂堂的,屋子里装满了清晨柔和的阳光,这光让施妄听变得越发耀眼起来,她侧着头和自己说话,几缕发丝被阳光染成了橙色,眉梢眼角的笑意是那样的清晰又温柔,她在说自己最近遇到的案子,眉宇间闪过几丝苦恼和无奈,当早餐吃到一半时,两人的话题又跑到了呼神护卫身上,施妄听咬着叉子叹息,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狗和好如初,那副可爱又放松的模样,是以前的商南绝不会看到的一面。

两人还一起围着围裙在厨房切菜,说到围裙,厨房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新的,白色的底,上面印着一只可达鸭,进厨房后,施妄听便默默地将这条可达鸭的递给了她,两人一个切生姜给葱打结,一个给筒子骨焯水,商南试着说服施妄听和自己一起去晨跑,施妄听则说服商南和自己一起去报烹饪兴趣班,她最近对西餐很感兴趣,两个平日里总是喜欢独来独往的人,突然开始试着将对方拉进自己的生活节奏。

——“在发什么呆呢?”

施妄听的声音将商南惊醒,她眨了眨眼,眼神有一瞬的慌乱,她没敢看向施妄听,她盯着屏幕,胡乱地划拉着鼠标:“啊…嗯…有点卡。”

施妄听扬了扬眉毛,没戳穿这人拙劣的谎言:“喔。”

心虚的商南完全没去想正在看韩剧的施妄听究竟是怎么发现自己在发呆的。

施妄听正准备再次戴上耳机继续看剧时,大门处响起了开门声,以及隐隐约约的说话声,听声音不止一人,屋内两人都是一惊,最近没听房东说要把最后一间房租出去啊,商南的手摸向了自己昨晚练完后随手放在桌上的2kg小哑铃,施妄听则站起来往厨房走了几步,看那冷厉的眼神,估摸着是准备一旦发现形势不对就冲进去摸菜刀的。

然而门口很快就响起了中介和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在介绍这个屋子的情况。

跟在中介后面的是一个留着平头的青年,他进屋后看到商南和施妄听后眼睛一亮,笑着说道:“这里的环境真不错哈。”说完,还自以为幽默地冲中介笑了笑。

施妄听带上电脑就回了房,连一个礼貌的笑容都懒得给,至于商南,她倒是笑了,她忍住砸人的冲动将哑铃放下,笑道:“环境好就早点住进来,这里晚上的环境更好。”

那青年虽然调戏漂亮姑娘说混账话已经成了习惯,但他也不是真的白痴,他没把商南这句话当做是晚上的邀约,而是想到了在网上约看房时中介说的话:“这凶宅还真的闹鬼?”他以为凶宅无非就是住着不吉利而已。

中介干笑了几声,尹游出事后,那房东也算是死了心了,所以第三间卧室出租的时候都会事先说明这是凶宅:“嗯。”他指了指客厅另一头的门,“就是那间。”

青年半信半疑地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推开那间卧室的门,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刚推开一条缝,便觉得一股阴风拂过他的脸,吓得他往后退了半步。

商南抱臂靠在桌边看热闹,那中介也站在商南身边不敢靠近之前尹游住的那间房,在看到那男人鼓起勇气走进那间房后,中介才小声对商南道:“你知道尹游最近的消息吗?”

商南瞥了中介一眼:“你知道?”

中介点点头,声音越发小了:“我上周去医院看我奶奶的时候看到她了,一条腿上打着石膏,跟丢了魂似的,我跟她打招呼她盯着我看了好久才认出我来。”

“腿上打着石膏啊…”商南差点笑出来,听了这个消息后真是心情舒畅。

中介叹了口气:“这房子我都租出去找多次了,就你一个住下来没事,其实我也不爱带人来这里……出事了中介费多半都是要退回去的,我做着也亏心。”

商南沉吟片刻,突然用胳膊肘捅了捅中介,问道:“这房子想买下来的话,得多少钱?”

中介道:“凶宅一般比市场价便宜10%到20%,这附近的地段都是3w一平,这套房的话,因为凶名太盛,可能能打个7折吧,两百万差不多,不过那房主不太乐意卖,他总想着房子还能涨,凶宅过几年就没人记得这事了。”

商南皱着眉啧了一声:“行吧……那下次你再带人来看房说一声,不然我和施律师差点就拿菜刀了。”

中介不好意思地双手合十拜了拜:“抱歉,这次本来是没准备来看了,但带他看了好几间他都不满意,才突然想起这间来了,你也知道,只要还没出过人命,房东就不会死心的。”

商南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两人之间沉默了下来。

可安静了没一会儿,中介却不安了起来:“你说他都进去这么久了,怎么没声了?”

商南也觉得奇怪,两人对视了一眼,中介壮着胆子向那房间走去,商南也跟了过去,那房门开了一半,大白天的,这间房的采光应该也不差,可此时看着却总觉得那房里像有树影遮蔽似的昏暗,商南上前一步将门完全推开,然后便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那看房的青年正倒在房间的地板上,双眼紧闭。

……

救护车将人拉走了,商南和施妄听两人趴在阳台上目送那车尾消失在视野里。

商南啧啧叹道:“这房子真是越来越凶了。”

施妄听的神色却并不怎么好。

商南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点:“怎么了?”

施妄听摇了摇头,没说话。

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商南说,她知道商南同情厉渺,她也知道厉渺每天在尹游那间房里画画,可她并不喜欢这样,在她的心里,这个房子她迟早会买回来,这里是她的家,所以她对呼神护卫赶走那些租客乐见其成,就算呼神护卫收留了厉渺,她也认为这只是暂时的,可今天,呼神护卫明明不在厉渺却在赶人,这让她不得不多想,在她心里,厉渺的身份只能是暂住者,而不能以主人的姿态去赶走任何人。

她希望这个家里最好只有她、商南以及呼神护卫,不要再有任何人了,连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鬼也不行,除了商南和呼神护卫,其他都是多余。

可这份心思,却很难宣之于口,说好听点叫领地意识过强,说难听点,它有点狭隘有点自私有点点小气……

施妄听发现自己越来越在乎商南怎么想。

她不由地想到了曾在网上看到的情感理论,那理论说,想要和人相爱,就要让对方看到自己的阴暗面,和对方分享自己所有不好的想法。那时她看完没细想,可此时却觉得这理论有些荒谬。

怎么敢呢?

谁敢冒这样的风险,将自己的阴暗面给喜欢的人看?

万一把那人吓跑了怎么办?谁负责啊?

……

【小剧场】

厉渺:我帮你赶走电灯泡你却嫌我多余?

施妄听:你自己也在发亮。

厉渺:我就躲在房间里画画我又不出来!我又不会无聊到趴在你们门口偷听啊!

施妄听:……

厉渺:根本都不用出房间就能听到好么。

施妄听:滚粗克。

……

喔昨天平安夜,今天才圣诞……

我给那只猫找到领养啦,不过那人年后才会来接走,过年期间我帮着养一段时间,那人特意请假过来看猫的,说看到第一眼就好喜欢,还说自己本来已经和朋友订好了一只小布偶,但看到我这只猫就觉得她好可怜,说布偶不缺人养,可这个小猫不一定会遇到爱她的人,啊(捂心口),终于遇到对的领养人了,特别诚恳说了好多,一直抱着猫夸她乖,感觉不是因为这个猫已经绝育且打好疫苗才会想要养她,是真的喜欢这个猫猫才想要她,开心。

今年圣诞节最开心的事就是这个了,和你们分享_(:з」∠)_。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