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我叫殷间,是一名天师,也是一名黑客,开了一家名叫【阴风阵阵】的淘宝小店。

死亡来得太突然?还在为没能及时删掉生前的微博、微信、QQ、网页浏览记录、淘宝购买记录、硬盘里的激情学习资料而烦恼?

只要你愿意给家人托上一个梦,让他们到我的淘宝小店【阴风阵阵】里消费一点小钱,我就能帮你入侵你的电脑,删掉你想抹去的一切痕迹……

一切都只为合法变现。

——天师·殷间


第三十一集


1

01:46

死得太突然了。女鬼躺在殷间家的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真的,我正一边加班一边和出差的女朋友在微信里吵架呢,人生就被迫下线了,太突然了。

殷间双手交叉托在鼻下,一副我这双眼看透太多的沧桑模样:是这样的,最近猝死的人特别多,来我这里的客户有一半都是猝死的。

女鬼侧过脑袋看向天师,迟疑地说道:这算安慰吗?

殷间坚定地点了点头:当然算啦!好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这里规矩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女鬼:嗯,那位金小姐都告诉我了,等事情结束我就给我女朋友托梦,让她去你的淘宝店里买东西。

坐在沙发边的金四季适时露出一个微笑。

有个助理就是省事,淘宝店主殷天师优雅又矜持地点了点头:说说看,你想要我帮你删掉什么?

女鬼不假思索道:能去我家帮我收拾下房间吗?

第一次听说这种要求的殷间表情出现了几秒钟的空白:啥?

女鬼坐了起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那个,金小姐都跟我说了,钱不是问题,帮我收拾下房间我给您翻倍,一万?

殷间面无表情地看向正在咔咔咔嗑瓜子的金四季:谢谢你,我终于开始涉足保洁领域了。

金四季避开殷间的目光:经济下行,要注重全方位发展嘛。

殷间:“……”

……


2

殷间试着挣扎一下:“…人都不在了,你还在意房间干嘛啊?

女鬼严肃地摇了摇头:你不懂这有多恐怖,我最近半个月忙着赶项目,每天10点到家后还得忙到凌晨3点,早上7点就又要起床去上班,根本没空收拾房间,连叫保洁的时间都没有。

殷间:这还不死真是没天理了哈。

金四季悄悄用胳膊肘捅了捅殷间,被殷间瞪了回去。

女鬼:天师,你这个服务态度是不是不太行?

殷间呲牙笑了笑:我们没有投诉渠道。

女鬼翻了个白眼,但表情却因为殷间的玩笑松快了几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死前刚洗完澡,内衣内裤都丢在沙发上。

殷间一怔,面色古怪地问道:冒昧问一句,几日份的内衣内裤啊?

女鬼:咳,也就两天吧,之前的我都洗了。

殷间:那就好那就好……”

女鬼:所以!天师,你想象一下,我女朋友明早回来,其实我在她面前倒不怕丢人,但她看到我凉了肯定得叫救护车吧?然后女朋友会一直陪着我直到我被拉到医院太平间,然后她就会以朋友的身份帮我通知我亲爹亲妈继父继母吧?然后大家都来了,一起哭,哭完就会去我家收拾我遗物准备弄灵堂吧?这期间至少也一天一夜了,大家手拉着手到我家推门一看,沙发上就是回南天里放了一天一夜的内衣内裤,地上是我蹬掉的袜子,桌上是我擦完鼻子的纸巾,地上还有没丢的外卖,电脑页面还有看到一半的肉文,这就是我留给我亲人朋友最后的印象了?只要一想到这个场景,我就死不瞑目。

殷间:“…………说好的加班呢?肉文是什么东西。

女鬼提高声音道:我需要提神你懂吗?提神!说着,她哽咽了,真的太恐怖了,我不想死得这么没尊严,太不体面了。

说着说着,女鬼身上居然开始飘黑气了。

殷间和金四季倒吸一口凉气,围着女鬼劝她深呼吸。

金四季:这年头谁电脑里没肉文呢?

女鬼:那不一样!我明明是加班加死的,万一到时候传出去,大家误以为我是看肉文看得太激动看死了,我可怎么办!

殷间:“……”你偶像包袱太重了!

……


3

担心女鬼真的黑化,殷间心不甘情不愿地换了衣服带着女鬼下了楼,决定去女鬼家收拾收拾让她能走得安心些。

心虚的金四季还狗腿地将一人一鬼送到了楼下,结果大概就是这么一磨蹭,几人恰好遇到了路过的崔溟。

崔溟惊讶道:嗯?要出差?

心里的委屈仿佛找到了出口,殷间一言难尽地指着女鬼道:她的遗愿就是有个人能帮她收拾房间。

崔溟将殷间从上到下打量了几个来回,意味深长地道:你真是我见过的最不一般的天师。说完,她居然冲殷间露出几秒钟的微笑,而后迅速放平嘴角,转身离开。

被崔溟难得的笑容惊到,殷间愣了好几秒才气恼的冲着崔溟的背影喊道:等等,你那个笑也太假了吧?

但崔溟已经用了法术直接消失在夜色中,让殷间没法再继续还嘴。

哇,好气。

女鬼大概也有些不好意思,她其实也没想到这位天师居然这么好说话,她道:到了我家后您可以用我的手机叫加急保洁服务的,我们躲在我房间里,让阿姨在外面收拾就好啦。

殷间:肯定的,找不到保洁我也想办法让你自己收拾,我要是学了这么多年封建迷信就为了跑去你家帮你洗内裤,我师父知道了会把内裤拧成条活活抽死我。

女鬼继续哄道:我一定会留在这里给我女朋友托梦,直到她在你店里成功下单为止的,两万块,买两万块的骨灰盒香炉什么的,以后每年清明节都在你家下单。

殷间心情略微好转了点:可以可以。

回去一定要制定工作手册,让金四季朗读并背诵,她再也不要接这种保洁单了啊!

……


4

一人一鬼直接坐计程车到了目的地,殷间小心翼翼地避开各种监控跟着女鬼上了楼,然后就被堵在了门口。

殷间:有备用钥匙吗?

女鬼:诶?你们天师不会开门?

殷间:谁说天师会开门了?

女鬼:不是会穿墙术什么的?

殷间:没有这回事啊!

最后,还是殷间在知道女鬼有把钥匙插在屋内锁孔的习惯后,将小纸人塞进门缝,让小纸人帮着开了门。

公寓并不算太大,门开后就是客厅,一眼就能看到沙发,也能看到堆在沙发上那一堆衣服,以及衣服小山尖上的的内衣内裤。

这一幕确实挺容易让人死不瞑目的。

殷间:你死哪儿了?

女鬼带路往里飘:卧室,我是去卧室拿东西的时候凉的。

殷间走了几步就看到了趴在卧室里的尸体,尸体不远处还落着一个时不时震动一下的手机,女鬼正蹲在手机边习惯性的想要面容解锁,发现手机毫无反应时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死了。

她看着自己的尸体,后知后觉道:我发现,虽然我死了,但我好像并不怎么伤心。

殷间戴上事先准备好的手套捡起手机:一般都是被抛下的活人比较伤心嘛。她随便按了几下,密码多少?

女鬼报出一段数字。

手机解锁后,殷间迅速下了个加急保洁,还加了五百块,很快便有人接单了。

这期间,微信不断弹出新讯息。

女鬼眼巴巴地看着,讨好地说道:天师大人,能帮忙点开看看么?

大人两个字简直叫到了殷间的心坎里,她喜欢这种称呼,感觉和什么狗屁崔大人是一个级别的。

她打开设置,将屏幕自动锁定时间设为永久,然后打开微信聊天界面,点开唯一置顶的那一个后,放到了床上,任由女鬼兴冲冲地跑去看。

殷间将大门虚掩,然后回到卧室关上卧室门,以免阿姨来了内裤还没洗就先用尖叫声将邻居闹醒,到时候左邻右里全冲进来围观尸体和尸体生前留下的新鲜内衣裤,女鬼指不定当场黑化,来个灭口杀人。

等她忙了一通终于盘腿坐下来时,女鬼又飘了过来,笑容谄媚地说道:那个,天师大人,能帮我给女朋友说说吗?她想和我吵架……”

殷间脑子里的那根弦终于还是崩了,她咬牙切齿地低声吼道:我是什么老娘舅调解员吗?

女鬼双手合十:求求你了,大人,大人?大人……求求你了,我保险柜的钱都给你。

你敢给我还不敢拿呢!殷间嘟囔着抓过手机,屏幕上的对话映入眼帘,都是你又不说话了”“???”“就这么怕和我吵架?”“宁则纹,你能不能说句话?之类的责问。

殷间:你们为什么吵架啊?

女鬼:好像是因为我总是不愿意和她吵架吧。

殷间放下手机感慨道:“…你们真的很闲。

……


5

殷间的表情太过明显,女鬼的神色变得不自然了起来,恰在此时,屏幕又闪过一句话。

「上周下雨时我们打过的那把雨伞你又没晒干就收起来了对吧?」

殷间:怎么又突然说到雨伞了?

女鬼的表情沉静了下来:她想说的不是雨伞。

殷间被女鬼弄得一头雾水,但很快对面就发来了一大段话。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之间的问题就像那把用过的雨伞?出现任何问题和分歧你都不愿意跟我谈,就像那把下雨天用过的湿雨伞,你擦也不擦,晒也不晒,对那上面的雨水视而不见,还小心翼翼地将它重新卷好扣紧放进柜子,看着干净极了是吗?」

「是的,是你想要的干干净净,但时间久了它就会开始发酸发臭。」

「这很可笑,你不可能逃避一辈子。」

殷间:怎么回?

女鬼:就说我在加班,不是不想理她吧。

殷间:这就完了?

女鬼蹲在殷间旁边,泄气道:我不想吵架我不想和她讨论那些分歧…”

殷间突然理解手机屏幕里的那段话了:可问题不会因为不讨论就消失啊。

女鬼:可我就是不想吵架,我觉得那样很伤感情。

殷间直接将这段话打下来发送了过去。

女鬼本来想阻止,可看到自己的尸体,又默默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可我就是不想吵架,我觉得那样很伤感情】

「你总是对问题避而不谈才伤感情」

【这叫求同存异】

看到殷间打出的回复,女鬼疯狂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那边的人没再回复,殷间问道:你们有很多分歧吗?

女鬼:还好吧,我觉得都是小事。

正说着,外面传来开门声。

紧接着,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宁则纹!大晚上的你居然不关门?这很危险你知不知道!还有什么叫求同存异?嗯?我忙完了,我有的是时间听你说?……啊你又把内裤放沙发上,你真的很不讲卫生!

卧室里的女鬼和殷间面面相觑。

殷间颤声问道:你觉得,阿姨有可能来得这么快吗?

女鬼:啊,好像是我女朋友诶。

殷间握着手机跑到窗边往下看了看。

妈的,17楼。

女鬼叉着腰在屋里来回飘:完了完了完了,我现在不仅要被误会是看肉文看死得,还可能是看肉文看到一半心痒难耐找人约炮时约死的!

殷间:“……”你戏不要这么多好不好!

等等!她说得很有道理啊!

自己会不会被误会成跑来和人约炮结果技术不行把人给气死了结果还见死不救?

……


6

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大概是看不过去屋子的脏乱,那人开始收拾房间了。

殷间手都开始打哆嗦了,她会不会真的被误认为是杀人犯啊?

女鬼将脑袋穿过门,正在看自己的女朋友,看了几分钟后,她缩回脑袋,和殷间一样,靠坐在卧室门,将下巴搁在膝盖上,伤感道:我开始感到伤心了。

殷间:“……你说我现在装死躺在你旁边会不会比较好?

女鬼:不行!那她真误会我俩约炮怎么办啊?!

殷间:你裤子还在呢!

女鬼:不行不行不行!你手指还在呢。

殷间都快气乐了:那我现在剁掉?

女鬼遗憾道:算了,来不及了。

殷间:“……”你是不是真的有想过?!

门外的女人走过来敲了敲门:宁则纹?

尽管门已经上了锁,殷间还是死死抵住房门。

女人敲了一阵发现没人理,但她蹲下身,看着门缝下一半灯光一半阴影,忍不住笑了起来:哟?终于学会闹脾气了?

——“这样就挺好嘛,你总是那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我每次看到都来气。

脚步声渐行渐远,说话声却不断钻入屋内。

——“我只是建议你换个不那么忙的工作而已,并不是要干涉你强迫你的意思,你可以跟我说说你的想法啊,不要总是避而不谈,或者嘴上说好好好地敷衍我,但实际上从来没将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其实你也觉得我一直劝你换工作很烦对不对?我看得出来,你其实也不是没脾气,你就是不敢跟我说,但我就是气这个。

——“而且我不觉得想法不一样就会伤感情,那是你爸妈,不是我们。

——“喔唷,加班还有心情看小肉文呢?让我看看?这什么敏感的小东西?

女鬼:“……”

叮咚——

门铃声响起。

——“保洁?她一个小时前点了保洁吗?

殷间痛苦地捂住心口,觉得自己也离猝死不远了。

……


7

女人付了违约金将保洁送走后,又走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还知道找保洁了?是因为知道我明天要回来了是不是?

女鬼指了指手机:快快,天师,用我微信和她聊,伪造死亡时间!

殷间:“……”她这是在犯罪的路上一去不回头了啊!

但说是这样说,殷间还是含泪拿起宁则纹的手机,开始按照女鬼的指示回话。

【我没有觉得你烦,我知道你也是在关心我,我只是不想在最忙的时候提辞职,觉得那样很不负责任。】

门外的女人感觉到手机震动后看了眼,发现是女朋友的讯息后,她面带笑意地靠着卧室门坐了下来,她觉得这样也挺好,两人隔着一道房门,背靠着背学会处理分歧。

「原来是这样,那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在你忙碌的时候劝你这件事了。」

【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我没有生气,我只是理解了你的想法,而且,你要知道,我们还会在一起很久很久,我不觉得分歧和争吵会伤害什么或者毁掉什么,就算吵得激烈一些也没关系,你生气的样子肯定比你难过的样子更可爱」

女鬼已经抽噎着穿门而过,和自己女朋友肩并肩坐在一起。

卧室里的殷间一边帮女鬼上演着浪漫的背对背拥抱,一边翻着白眼将女鬼说的话输入手机。

今晚的夜生活太丰富了,回去一定要把金四季揍一顿。

……


8

宁则纹:【我知道我有时候太没脾气了,可是孟芷音,我就是那种风一吹就要缩脖子的人,我不想去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和你辩个明白,努力说服彼此】

孟芷音:「并不是要辩个明白,也不需要说服对方,我只是想了解你的真实想法,对工作的态度、对生活的态度、人生观价值观等等等等,谈恋爱本身就是个相互了解的过程,而不是对问题视而不见只会闭着眼说我爱你你爱我的差事」

宁则纹:【可这很容易吵起来】

孟芷音:「争吵没那么可怕,相爱的人吵个架而已,就和接吻时牙齿不小心磕到嘴唇一样,痛是会痛啦,但还不是会继续亲」

宁则纹:【那万一哪天吵架的时候我突然死掉了呢?】

孟芷音:「那我也只会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了解你」

宁则纹:【其实我不喜欢你总是用信用卡超前消费】

孟芷音:「好,我明天就去停掉」

宁则纹:【我也不喜欢你总是说我乱,我忙得没时间嘛】

孟芷音:「好~我以后不说,我以后定期给你请保洁好不好?」

宁则纹:【我要的不是一味的妥协啊!这样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委屈自己迎合我。】

孟芷音:「你终于开始明白我的感受了……你之前就是这样做的你知道吗?我要的不是争吵,更不是妥协,而是了解

宁则纹:【好吧,我好像有点明白了,那最重要的一点我其实一直觉得你不应该那么频繁的换工作】

孟芷音:「但之前的几个工作都很累很累啊」

宁则纹:【但没有哪一份工作是不累的】

孟芷音:「可我不想累到猝死」

宁则纹:【你还没到那个程度,你才986而已】

孟芷音:「而已?你真的很敢用词

宁则纹:【你是不是开始不爽了?】

孟芷音:「是,我一边生闷气一边喜欢你,这不矛盾」

屋外传来了女鬼带着鼻音的笑声。

她轻声叹道:天师,就这么死掉真的好难过啊,我不想抛下她一个人。

殷间心一颤:你这话可有点吓人!

宁则纹:【诶,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孟芷音:「什么?」

宁则纹:【如果哪天我突然死去,我希望帮我清点遗物的那个人是你,因为我发现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没有丝毫秘密,也不怕你会笑话我。】

孟芷音:「好,我也是,如果哪天我突然死掉,你也要这样帮我。」

宁则纹:【还有还有,叫救护车前,记得我电脑里的肉文删一删,沙发上的脏衣服洗一洗,最好再拖个地什么的……你会不会笑我啊?】

孟芷音:「不会!」

你明明就在笑啊!宁则纹羞恼地扑了过去,却扑了个空。

……


9

屋外的女人敲了敲门:我可以进去了吗?

殷间无声地呐喊道:不可以!!

她输入道:【你可不可以先回去,明天再来找我?】

女人无奈道:拜托,我们都同居两年了,我回哪儿去?

宁则纹飘进卧室,她着急道:怎么办怎么办?她进来后发现和她聊了这么久的人尸体都硬了,她会不会也吓出问题啊?

殷间:现在即将被吓出问题的明显是我。

她绝望地看了眼窗户后,认命地输入道:【这位宝贝,你能去沙发上坐着等我一会儿吗?闭上眼,我给你个惊喜。】

外面的人开心极了:好啊好啊,我等你啊。

女鬼:不不不不,天师,这样她会误会的!

殷间理了理衣服,甚至还蹲下身重新系了下鞋带,以免待会儿被打的时候不好跑路,她小声道:那我开门让她进来?让她毫无心理准备地看到你的尸体然后吓个半死?

女鬼明显陷入挣扎。

但殷间懒得再磨叽了,她脸上带着一种慷慨赴死的悲壮,推开门向外走去。

女鬼不安地留在卧室里。

几秒后,屋外就传来了我打死你个臭不要脸的!的怒吼。

我是天师!你听我说,我是天师!

我是你妈!你听到没?我是你妈!

女鬼:“……”

她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

殷间围着沙发逃窜,在矮下身躲过飞来的拖鞋后,冲卧室喊道:这单要加钱!必须加钱!

居然还要钱?!孟芷音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当场厥过去,你过来让我打死,我亲自烧十个亿给你。

殷间:“……”你对地府的物价一无所知,这价格连个馒头都买不到好嘛?!

……


10

在殷间直接逃窜到卧室站在尸体边后,追进来的孟芷音终于冷静了下来,她站在那久久不能言语,不知该作何表情,在殷间看来,这是另一种崩溃,如火堆被大雨浇灭,木柴湿透,再也无法燃起火焰。

孟芷音蹲下身摸了摸宁则纹的手,冰冷发硬,她颤声问道:为什么不叫救护车?

殷间能理解孟芷音问出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她解释道:她能去我那找到我,就证明她已经救不过来了。

孟芷音:那和我聊天的是她,对吗?

殷间:是。

孟芷音抬头看向殷间:我能再见见她吗?刚才您说的加钱,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可以吗?

殷间摇了摇头:不行。

孟芷音目光找不到焦点似的扫视的房间:我只想和她最后告个别。

殷间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告别是最后的告别,见了这一面,就还会想要再见,这份遗憾与痛苦是没有尽头的:刚才你们的聊天就已经是最后的告别的,我不能再做什么了。

殷间的表情太过坚决,孟芷音知道这不可能后便没再哀求,她用力捂着脸,用仿佛要擦掉一层皮的力道抹了把脸,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和难过,她努力笑着说道:我刚才说得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来着?她卷着袖子恍然道,啊,要帮她收拾房间清点遗物对不对?那我今晚可有的忙了。

孟芷音没有再四处搜寻宁则纹,她仿佛不去想不去看便能不难过,在殷间的帮助下,她将尸体吃力地抱上床:天师,能最后帮我一个忙吗,能帮我问问她想要穿什么衣裳吗?我给她换上,让她穿最喜欢的衣服走。

看着孟芷音那副充满干劲的模样,殷间涩声道:好。

……


(番外)

殷间刚出小区,便看到了站在街对面的崔溟,她笑道: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崔溟慢慢地在对面的街道上走着:来看看你,这样的生活真的开心?

殷间也走了起来,两人虽然隔着一条街,但好在深夜寂静,她的耳朵也好使,两人倒也不用大声喊话扰民:开心啊,这和去帮人改命也没什么高下之分,不是吗?

崔溟抿了唇,解释道:我并没有要教训你的意思,我只是刚才在你家楼下时感觉到你有点不开心。

殷间看了她一眼,夜空下路灯里,她的笑容是那样鲜活:我没有不开心,我工作目的就是想要帮人好好的和重要的人道别、和自己道别,其实这很难的。

崔溟:我明白,我能懂你的意思,你知道的。

两人隔着街道并排同行,微微扭头便能看到对方。

还有,你不知道刚才有多惊险!我差点被人揍了诶!

揍到了吗?

没有。

……”

诶诶诶!你那种遗憾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

久等。

【半夜一点半1~30集】:

第一集:淘宝店主是天师  第二集:我对你的爱净重21克   第三集:与你谈一场27分钟的恋爱   第四集:我很抱歉   第五集:并未等太久   第六集:不想删掉的秘密  第七集:是她,我就愿意信   第八集:执着的死者   第九集:你不能忘了我  第十集:给你此生最轻的吻  第十一集:爱之不可能  第十二集:白色唇印  第十三集:怨偶  第十四集:无法逃离  第十五集:人生的涂改液  第十六集:九万里的春  第十七集:不晚  第十八集:挣扎  第十九集:一场欢喜一场空  第二十集:爱恨一笔勾销 第二十一集:第九次告白  第二十二集:牢笼 第二十三集:不怎么爱你 第二十四集:此生不见 第二十五集:捉迷藏 第二十六集:三页人生 第二十七集:她的定义 第二十八集:遥远的她 第二十九集:坚不可摧 第三十集:伤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