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局: 安倍之后 群雄逐鹿 鹿死谁手?

一、“安倍丸”驶入“危险水域”

1、 险象环生

,不仅冲击着现有国际秩序,也将改变国际格局的构造和国际形势的走向。正在应对第二波疫情的日本也不能幸免,经济减速、政局动荡、内阁支持率下降……据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安倍内阁支持率降至38%,比5月的上次调查下降11个百分点,已达到2012年12月安倍第2次上台后的历史最低水平。应对新冠的迟缓不力、东京高检前检察长的丑闻和法务大臣夫妇被捕,都给安倍带来很大麻烦。安倍重回8年前在总裁选举中处于劣势的原点,承认“今后将是紧要关头”。

。本届众议员的4年任期截至2021年10月,6月21日已过去2年零8个月,而现行宪法下议员平均任期为2年零9个月,因此夏天之后任何时间解散众议院都不足为奇。尽管还有1年零3个月,但着眼于“后安倍时代”的争权夺利已经暗潮汹涌,。?

安倍自从上台以来,通过扩大就业等“三支箭”,推动了经济的复苏和就业稳定,,得到年轻世代的强烈支持。但在贫富差距扩大、,新冠危机迫使日本经济紧急刹车,如果经济持续萧条,就业率下降,。,失去掌舵者的“日本丸”恐将前景莫测。

2、民调下滑

日本朝日新闻社于6月20、21日实施全国民意调查,,,69%“反对”、19%“赞成”,而2月调查时分别为60%、25%。,仅36%“赞成”;而2月调查时分别为43%、46%。无党派选民72%“反对”、13%“赞成”;2月调查时分别为66%、14%。安倍内阁支持率为31%,仅略高于5月调查的29%,而不支持率52%,与上次调查相同。,回答石破茂的31%,高于上次5月调查的25%,。

3、亲信被捕

、参议院议员河井安里涉嫌在2019年的参议院选举中向当地议员等发放现金,因“金权”问题而被捕,这是时隔18年的前任阁僚被捕事件。河井克行曾担任首相助理官和党总裁外交特别助理,与安倍和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关系密切。与安倍关系密切的中枢议员被捕,,成为压在安倍头上的新稻草

,在2个改选议席的广岛选区,大力支持新人河井安里,排斥现任议员前防灾相沟手显正。同一个政党希望在一个选区推举多个候选人以增加议席或许情有可原,,强硬推举第2名新人,被批评为 “党内存在傲慢和松懈,出现了和此前的众议院选举一样的状况”。由于党内派系力量衰微,以总裁为首的党总部在公认权、。

从政党补助金给予河井的活动资金达1.5亿日元,为沟手的10倍。河井夫妻表示,这些资金大部分用于发放旨在扩大党势力的宣传册。.5亿日元并未被用于收买选票的资金。尽管是政党能自由使用的资金,这样做并不违法《公职选举法》,但相差悬殊的巨额资金导致选举出现人为制造的偏差。

党内基层从选战之初就有强烈不满,批评总部偏袒河井。沟手阵营的工作人员回顾称“河井案里的选举战规模非同寻常,不管是金钱还是人力,让我们遭遇了一场被切断粮道的战争”。在野党强烈要求追究安倍的责任,国民民主党代表玉木雄一郎表示“为了使其承担说明责任,我们将不断加以追究,查明其违法行为源泉的金钱流动等”。

?答案是在众议院选举中引进了小选区制。以前一个选区的定员为3人至5人,、国会席位、保持和扩大势力,必须在同一选区内战以击败他派候选人。为削弱党内派系势力,才改为一个选区唯1人当选的小选区制,加强党总部的权限。1996年首次小选区制选举后,引发了朝野各党“如引发丑闻、失去选民信任,就将沦为在野党”的紧迫感。,但执政3年多即下台,,。,。

,1970年代、1980年代、1990年代分别出现洛克希德事件、里库路特事件和东京佐川急便事件,,,1993年自结党以来首次下野。。但政党的良知并未发挥作用,,监督功能出现了扭曲”,。

4、“安倍1强”格局动摇

如何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安倍朝令夕改,。。甘利表示“关键是容易理解和留下印象,一律发放现金吧。”安倍回答:“确实如此。我也这样想”。但有人提出每人发放5万日元的方案后,安倍却立刻制止“金额先不要说”。甘利因此认为安倍将增加一律发放现金的金额。安倍3月17日、。岸田本来赞同对国民一律发放10万日元的党内多数意见,并针对房租援助措施表示“房租支援难道不需要直接资助和补贴商户吗?希望议员立法也纳入视野,积极加以应对”。

因为副总理兼财务相麻生太郎提出“不希望重蹈我以首相身份面对雷曼危机时的失败”,建议仅对收入锐减的阶层发放现金。因雷曼危机时,,对国民一律发放1万2千日元的定额补助金。结果扩大消费的效果薄弱,反而招致了批评,被质疑“连有钱的麻生家都要拿这钱”,。跟麻生一样留下“定额补贴”心理阴影的还有曾在麻生内阁担任官房长官秘书官、现今首相首席秘书官的今井尚哉等人,目前掌控首相官邸话语权的今井等经产系官员和支持麻生的财务省就“锁定真正困难的人增加金额”这一限定发放对象的方案达成共识,并说服安倍接受。与应对消费税增税的积分返还举措等重要决策一样,这就是近年来形成的首相秘书官室主导的官邸密室协调模式。

。如果安倍 “1强独大”的格局解体,下一任强力领导人却未能水落石出,,。麻生的战略是11月之前赢得众议院选举,,所以信心满满地多次游说安倍“如果秋季解散,,也不会输给在野党”。因疫情禁止晚间聚会的禁令时隔3个月后解除,6月19日晚,安倍召集麻生、甘利和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说:“恢复聚餐就从我们4人开始”。,意味着后安倍时代的启动。

在野党当然不会按兵不动、等闲视之。日本维新会的干部表示,“如果执政党失去过半数席位,我们有可能加入执政联盟”。属于日本维新会的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预计7月在国民民主党的前外相前原诚司与维新会议员联合举行的学习会上发表演讲。吉村应对新冠疫情期间指挥有方而受到关注,,获得52%的支持,而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为19%。    

以上参见,《日本经济新闻》 日经中文网 2020年6月29日、30日,坂口幸裕,重田俊介:,后安倍时代(下)群雄相争谁是黑马? 

二、

,,即将刷新其外叔公佐藤荣作创下的连续在任记录。。、日俄和约交涉、社会保障改革等内外课题,,。安倍颇为自负地透露“我已经赢了9次”即:众议院选举赢了3次,参议院选举赢了3次,。,虽然党内存在让安倍第4次连任党总裁之声,。最好在安倍首相领导下,秋季举行众议院选举”。但安倍本人尚无明确态度。

安倍在9月的内阁改组中,给候选接班人安排了政、党要职。,还有外相茂木敏充、厚生劳动相加藤胜信、防卫相河野太郎、环境相小泉进次郎。但因丑闻先后更换2名阁僚,希望避免负面影响扩大。令人想起被称为“蜥蜴断尾”的佐藤内阁末期的做法。,不能像佐藤荣作那样”。佐藤首相在内阁末期未提名接班人,。,与安倍在首相官邸进行了长约20分钟的一对一谈话。

,往往会借助经济和外交的得分弥补内政。外交上即强化日美同盟关系,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建立紧密的私人关系,但两人因新冠疫情而无法见面会晤,特朗普因疫情和黑人动乱导致支持率下降,为应对国内大选而穷于应付。,我们该怎么办呢”。一旦“安倍与特朗普”组合中的特朗普2020年11月获得连任,。

美国大选结果将在11月出炉,关于2021年夏季是否举行东京奥运会也将在今秋决定。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也预测,如果今秋以后疫情进一步蔓延,到2020年底各成员国的失业率可能将达12.6%(5月是8.4%),延期至2021年夏季的东京奥运会将不得不停办。

日本政界朝野各党开始谈论秋季解散众议院、提前大选的话题。而新冠肺炎疫情、日本经济未来走向以及明年东京奥运与残奥会能否举办,影响着安倍关于是否、何时解散众议院的判断。、提前总选举的说法存在赞成与反对两种意见。安倍首相6月18日强调,关于解散众议院“脑海中还没有一点想法”但“如果到了国民信任该打问号的时候,将毫不犹豫解散。”此后将同执政党干部会餐了解彼此意见。:“头脑中没有一点今年之内解散的想法。”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持同样看法。

  
鉴于小池百合子在东京都知事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提前大选。今年秋季以后,引发日本政局动荡的因素较少,在那之前解散众院是最好时机。提议最早于今秋解散的就是安倍的盟友、内阁副总理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麻生同亲近干部说:“要避开仓皇解散只能在年内进行。现在的话执政党还不至于跌破过半数。”麻生就任首相的2008年因优先应对雷曼事件而错过了提前解散众院的时机,拖到任期届满的2009年8月,在众议院选举中惨败。他对此痛心疾首、记忆犹新。更早还有三木武夫首相在1976年12月任期届满时举行众院选举,结果自结党以来首次未能过半数议席。
  

反对意见要求慎重行事,认为今年内解散众院缺乏大义名分。:“在不具备争论焦点向国民征询的情况下,解散众议院大大违反了宪法的宗旨。”2017年众院选举时安倍将增加消费税作为讨论焦点,但眼下却找不到需要问政于民、吸引眼球的焦点话题。,尤其在暴雨成灾的情况下。

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也持慎重意见。公明党干事长齐藤铁夫表示:。”不过作为公明党支持基础的创价学会还未能重启因防控疫情而暂停的大型集会,虽已确定所有9个小选区的公认候选人,但很难说选举准备已臻完善。明年夏季还有公明党视为和国政选举同等重要的东京都议会选举。如果两大选举时间接近,很难集中精力、全力以赴。但公明党也很清楚,如果安倍决定年内解散众院、提前大选,就“只能消极接受”。公明党将于最近召开干部会议,就多种可能及应对方案进行商讨。

从左至右:岸田文雄、石破茂、麻生太郎


。尽管安倍和麻生将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视为下一任总裁的有力候选人,尽管党内“总主流体制”以及各派均缺乏众望所归的强力总裁候选人,。众院选举越近,议员越会担心“岸田恐怕打不赢”,。鉴于1986年7月时任首相的中曾根在众参议院同日选举中大获全胜后,。安倍的身边人确实期待:“如果首相在众院选举中胜出的话,就会出现四连任的说法。” 因此瞄准后安倍时代的总裁候选人都比较警惕今秋解散众院会不会为安倍打开第四次连任总裁之门。同病相怜的岸田和石破等人6月23日于东京会餐时表达一致看法:“现在不是能解散众议院并进行总选举的状况。”

参见:日本经济新闻  2020年7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