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传闻中事发当天太原天上云显现出的“女”字


1991年9月24日太原迎泽公园“煤海灯展”开展,赏灯者中106人死于踩踏(官方数字)。昨夜外滩的事故让我想起这事。两者如出一辙,人们都是去凑热闹,死的也女的多,小的多。


当时我在太原读高中,家离事发处步行不过20分钟,但事情所有具体情况都不清楚。一谈起此事人们都显得非常神秘,看起来既像发生了什么告不得人的事,又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于是匆忙从网中整理了一些相关此事的资料,以为记。



以下内容摘自凯迪社区猫眼看人


太原市迎泽公园踩踏21周年纪念


太原王生


1、事件起因:“煤海之光”大型灯展。


2、事发时间:煤海灯展开展的第二天,1991年9月24日。


3、事发地点:太原市迎泽公园,主要伤亡区域是七孔桥。


4、相关异常事件:当天下午六点钟左右,太原城西边天空出现一个由白云组成的“女”字,面积巨大,字迹清晰,楷书笔法,周围没有其他干扰的云层。顺着女字的向右的笔划之后,是一些更小的云朵,有目击者认为是些字母,但无法辨识。(也有少数人在事后,将后面小字认为是个“死”字,即“女死”。)


当晚,公园中发生特大伤亡事故,死者多为女性。


(太原的机场在南边,西边天空一般没有飞机经过。于是事后民间有传说为天宫收宫女;更有甚者,编出世间将出一个女中豪杰之流言。若按此流言算来的话,今年此女该有十六岁了。呵呵!


观此异象者甚众,因此在民间广为流传。


此事故毕竟是人为事故,并不像唐山地震中的种种异象能用科学解释套用。


因此科学说法评此异象,结论必然推出——巧合罢了。至多像“蝴蝶效应”理论,告诉人们——“一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5、事件背景:


“煤海之光”灯展,是为庆祝1990北京亚运会,由山西一百多家大型煤矿做的数百组灯中选出的196组花灯构成。


灯会首先在北京北海公园展出,效果很好,受到国家领导和新闻媒体和中外来宾的一致赞扬。


灯会再好,内容其实也不过是各式花灯。


谁也不会想到花灯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当北京展毕,回太原,太原组织在迎泽公园做展会。


由于组织不力,当天售票超过10万张。再加上走关系找熟人带入园中的。当晚公园中人满为患。


有许多是拖家带口从附近县市赶来开眼凑热闹的群众。(小店区和清徐来的群众人数众多,伤亡占有一定比例。)


6、案发情景再现:


在迎泽公园七孔桥附近,人越聚越多。


七孔桥建于1964年,宽6米、长64米,横跨迎泽湖,贯通东西两岸。


当天没有游园路线规定,所有路桥都为双向可行,桥两边的人要去对面看热闹,于是最终导致在此地造成拥挤。


由于桥的斜面有坡度,人越聚越多,人群还再不断拥来,终于造成踩踏事故。(事发后,现场满是被遗弃的鞋,以高跟鞋居多。死者中多数人是因站立不住,摔倒被踩死的,也有因拥挤窒息而死的。)


柴多火焰高,人多力量大!


后来,人群竟然挤塌了桥栏,使多人落水。


落入水中的人,由于被上面继续掉落的人从上砸下,和被水中的人拼命拉扯,而失去逃生的机会。(水中溺死达三四十人。)


即使会水之人,也被其他落水者当成救命稻草而拽入水底。(第二天,从水中打捞尸体,拽住一人,一拉上来就是一串,求生欲使人们相互拉扯,但却是共同走向死亡。)


现场有年轻力壮,身手矫好的,便爬在众人的头顶之上,从人群的上方往外爬。


有会水胆大的,在桥还未曾挤塌时,就翻到桥栏之外,扒住桥外向外挪。


有的家中男性较多,则将女眷围在当中,防止挤死。


有一家前去观灯,携有小孩,其父入园,见七孔桥人多,欲去看。孩童哭闹,不从,最后竟拉屎尿于大人身上,大人遂不能前往。事后,发现竟避过一难。


... ...(当时故事奇又多,大多故事因网络没有普及,随时间流逝隐没了。)


现场的混乱程度几乎无法用语言描述。


官方伤亡数字:106人死亡、98人受伤。


由于女性力量小和身体抗挤压不如男性,加之高跟鞋不适于站立等原因。造成此事故中死伤多为女性(官方死亡数字中女性为八十多人)。


只有极少数男性被踩死或挤死,现场有一中年男性军官,因保护小孩,将孩子扛在肩上,在桥头被挤破肚肠,当场死亡。


7、善后:一是认领尸体,再是补偿,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有“一句话新闻”提到此事件。


1992年事故查清后,于3月5日,副省长李振华被撤销职务,其他责任者分别受到党纪政纪法纪处理。


8、如何防止拥挤踩踏 :

一、双臂架起,挺胸抬头,尽一切努力避免跌倒。(鞋帽及任何东西掉了都别弯腰、将小孩子尽量举过头顶。)

二、遇到柱子、栏杆、门框等障碍物,要保证全身通过。(人流的力量比商场的手扶电梯之力要大得多,防止在人群挪动时头或手被硬物挤住。)

三、找体壮力大的人保护,这点对女生非常重要。(当日有一女子在人群中腿软摔倒,小腿都被别人踩住了,被旁边一老者一把“低溜起来”

“煤海之光”灯展事故告诉我们:


最、最、最、重要的是——远离热闹,珍惜生命。(灯会自古就是多事之地,水浒、红楼均曾做过详细描写。)


9、相关事件:在2004年2月5日,北京密云县密虹公园举办的密云县第二届迎春灯展的第六天,晚7时45分,因一观灯游人在公园桥上跌倒,引起身后游人拥挤,造成踩死挤伤游人37人死亡多人受伤的特大恶性事故。


1988.3.12.尼泊尔首都国家体育场足球比赛,躲避冰雹,死100

1989.4.15.英国谢菲尔德体育场球赛,2000人无票涌入,死96,伤300

1990.6.2.沙特隧道踩踏,死1426


1994.5.24.沙特麦加宗教活动,死270;

1998.4.9.沙特麦加宗教活动,死118;

2004.2.1.沙特麦加宗教活动,死251


1994.8.13.刚果(布)首都宗教活动,死150

1996.10.16.危地马拉体育场世界杯预选赛,超员1.5万,死90,伤150

2001.5.9.加纳首都足球赛,死126

2005.1.25.印度某邦宗教集会,死300

2005.8.31.伊拉克首都朝拜,有人喊“有自杀袭击者”,死1000,伤500


10、另外,关于此事件的故事,也请大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在此次灯展事故中有数起灭门发生(即全家人死于此事故。)



以下内容摘自百度贴吧太原吧


爱你到世界荒芜:


我在太原长大,虽然一直对怪力乱神的事情感兴趣但从未听闻这个城市有什么奇怪和灵异的地方,直到初中时候,我们这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情,从此各种灵异邪门的说法产生了。那时自己才10来岁,记忆有限。在回忆这件事之前我特地到网络中查询了一下,资料非常的少。也难怪,那是在1991年,网络并不普及,但事情发生后却在人们口中相传了很久。

太原市中心有个公园——迎泽公园(据说是当年为了迎接某M建设的)91年时候搞了一个灯展,当时媒体可劲的宣传,说是华北地区最牛的灯展,不仅全市人民翘首期盼,连周边城市甚至外省的游客都吸引来观看。

我家离迎泽公园不远,在展览前一天家人带我去看灯,当时小孩子对静的东西不太感兴趣,而且据说大型的花灯还没完全对游人开放,所以走马观花了一偏就回家了。妈妈的意思是,这次灯展难得,看是要看但不要在展览期间凑热闹了,提前带孩子去看看就行了。(好象展览是三天时间,记不太清楚了)

就在我们看灯后的第二天,惨案发生了。

迎泽公园有个拱桥(不好意思,多长我没印象了)架在迎泽湖上。灯展那天,看灯的人非常多,熙熙攘攘,拱桥上也挤了不少。不知是否有小偷趁火打劫还是怎么,人太多了于是发生骚乱。结果人挤人人踩人,血案发生了。

据说这次事故一共105人死亡,108人受伤(网络中查到的资料),整个桥血迹斑斑。

我的班主任爱人当天也在现场,不过没有挤在桥上,而是在桥附近看到人多就避开了,还捎带拉走了一起前来的位老外,据班主任说此老外一心想挤到桥上看热闹,结果他老公救了老外一命。

那时我们还小,和同学得知了这次事故,惊讶的心情大过悲痛。同学纷纷添油加醋地说着听来的传闻。例如这次事故100多位死者女士占了80多位,是因为老天爷要招收宫女,而且当天白天天空中曾经出现过两个大字“女死”。

就要说说我看到的了。白天在天空中出现字绝对不是虚言。我当天放学回家坐在电车上,从车窗看外面的蓝天云彩。发现正当空,有一个大大的“女”字,旁边有一团云绕在一起看不清是什么。蓝底白字格外显眼,而且那天天气很好,可以说万里无云,只有这看起来像白云的字在天空刻着。

我第一个念头是喷气式飞机在天空中弄了个字,但一直盯着看“女”字丝毫没有散开的样子,不像是人工制造的,怎么看都是白云组成的这个字。不过有谁见过条状的云彩,还那么准确地组成了一个“女”字,一笔一划非常清晰。于是我想现在有大型灯展,可能是市里搞出的什么庆祝花样吧。

后来,“女死”的传闻传了出来,而我确实看到了天空中的那一幕。我记得非常清楚,女字很大很清晰,但那个死字我看不出来,只知道女字旁边还有一团云形状也挺怪。

还有其他的传说,从此迎择湖的水鬼就多了起来,还有若是谁在湖中划船的时候讲起这个故事,一定要招来鬼。因为事故确实非常血腥惨痛,有外地一家子人来观灯,结果老少几人全死在了桥上。还有人说解放军为了救人被人群挤在石狮子上,肠穿肚烂…… ,这件事绝非杜撰,我想我们也一定有人知道!

唉,这事发生了N年后,我才敢再去迎泽公园玩,当时走过那座拱桥,总能看到桥身有红色的痕迹,我疑心那些是血。

这次事故对每个人太原人来说都是极为不愿意提起的往事,真心希望那些死去的人得到安息。


大个251:


当时不是女死,我当天下午在院子里洗我的白边鞋呢【那会后生们流行穿白边鞋】下午的时候天上先是出现了一个好字,慢慢的好就分开了,成了女子俩个字了。当时天上除了这个字一片蓝盈盈的天空。我还奇怪呢,我把单位宿舍的喊出来还说,咋天上好好出现字了。当时那会还都没手机呢,要是有就好了。晚上我们去看的灯展。快到桥那的时候就乱开了,我们也不知道咋回事呢还往前面挤,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人流已经把我们卷进去了,幸好我抱住了旁边的一颗树才没再往里卷。当时不止是桥上,桥的俩边都人挤人了,都不用你往前走,那个时候你感觉自个就是风里的一个沙子。当时拽出来的人那个惨啊,有的女的那衣服都烂的没了,只有裤头。我们单位同事老婆要不是我一把给拉住了,那次也玩完了。第二天人们联想起头天的那个字就开始瞎琢磨了,说啥的也有。所以说以后人多的地方绝对不去了。想想都怕。主要是那个年代人们的娱乐生活没现在多,无非就是看电影跳舞啥的,不过那年的灯展确实是办的非常漂亮。


儒雅的比例尺:


那年我21岁,事件我比较清楚,我老婆当时在山西医学院就学(那时我们还不认识),去过太原的人都知道,山西医学院离迎泽公园只隔一条路.事故发生后山西医学院的师生有很多去参与了救援。

还是说说当天下午的天空异相吧。当天大概四点的时候,天空东北方向的确有奇怪的云。是一个“女”字型。不是“女死”。只有一"女“字。形成字的云明显不是飞机尾迹造成的,很稳定,保持了很长的时间没有散。那时没有手机什么的,最先进的通讯工具还只是BB机,还不是汉字的!没办法拍下来。

晚上,我和同学一起去看灯展的,但是我们去的早,回来时才21点。离开灯展的时候,迎泽公园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有很多武警在现场维持秩序,没有一丝即将发生事故的迹象。知道出事时在第二天早上,有另一帮同学讲昨夜的历险才知道的。人的确死了很多!光事故后清场拉走的鞋就有一卡车!据说,当时有几个小混混,寻衅滋事,发生了殴斗。周围的游客发生恐慌,人流相互拥挤,还有些不良之徒趁机推搡,乱摸女孩子及盗窃,引发了更大的混乱!人流在迎泽公园的石拱桥上形成最严重的拥堵!继而发生踩踏!加上现场应急照明不足,黑暗中,执勤的武警也束手无辞,只能将身强体健的年青人推至结冰的湖面,希望疏散人流!但由于人们的推挤桥上的石制栏杆被挤断了,坠入结冰的迎泽湖!冰面随之破裂,落水者在冰冷的湖水中几乎没有逃生的希望!悲剧就是这样的!从那以后,太原市再也没有组织大型的元宵灯会了!现在的迎泽公园早已修复和改造,看不出一点当时的痕迹!作为最了解情况的当年经历者--公园的管理员大都不愿再谈及此事。想想当时的景象都会觉得恐怖啊!那天我真的很幸运!



以下内容摘自新浪新闻中心


太原迎泽公园的灵异事件


2011年06月27日10:53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经过中央、山西省调查组调查,确认这起“给人民和国家造成惨重损失,社会反响强烈,政治影响很坏”的事故,是由于有关领导干部严重官僚主义的失职行为和有关国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的渎职行为造成的重大责任事故。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撤销李振华副省长职务,与此同时,另有18名事故责任官员分别受到党纪和政纪处分,部分官员被移交司法部门惩处。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康正 | 太原、晋中报道


  “一九九一年,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公园,办大灯展,入夜,园内一七孔桥上突发踩踏事件,死伤百余。”


  “见者云:因桥窄人众,一时乱起,个为自保,愈发不可收拾,嘈杂不及辨,唯忆散落鞋履如山。”


  “事后,又有观者云,桥上积尸如山,水中亦然,死者多为女子,有被桥墩挤破肚肠者,有被鞋跟踏至面目疮痍者,惨不忍睹。”


  “事发前日,万里晴空中独现一云,形如‘女’字,字体硕大,类毛笔书。其旁一团小云,丝丝凌乱,不辨其详,后有人传为‘死’字。百姓中,见此怪云者,不计其数。”


  “传闻道:天书‘女死’二字,当为天宫收女官之意。宁信其有,余心稍觉宽慰矣。”


  这是太原迎泽公园踩踏事件发生18年后,2009年8月7日,一位好收集灵异故事的年轻网友,在他的个人博客上,为这次事件做的一则“聊斋”体记述。


  实际上,远不止这样一则“聊斋”,世纪之交这20年,这起导致100多人死亡的特大踩踏事件,在“官方信息”日渐稀薄淡去之际,从市井一端引发的关于事故因由的灵异传说,历经演绎,越见悚然。


传说天上的云彩,为“女死”二字


  6月7日近晚时分,太原城里一连肆虐几个中午的狂风终于停了,先前在城市空间中漫卷的沙尘与塑料袋也已落停,云都被吹开去,向晚清澈的天空,终于让这座“国家级园林城市”神似起来。


  迎泽湖公园位于城市中心,这座太原城里规模最大的公园此时还没迎来它的游园高峰,园子里稍显安静。


  水域占到整个园子1/3面积的迎泽湖,水色褐黄,泛起阵阵鱼腥。一座东西向的七孔桥穿湖而过,把湖面断成南、北两个部分。资料记载这是一座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石拱桥,长约60米,宽约6米。


  本刊记者惊奇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那次大规模踩踏,如何能在这窄窄的一方桥面上发生。


  “天上确实出现了‘女’字云,当然没有写的字那样规范,就是像。”太原市水利机械厂53岁的李师傅,抓着一罐头瓶子茶水,站在桥东头的草地边,跟《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聊起1991年9月24日七孔桥踩踏事件发生前天上出现的云彩天象。


  李师傅和大多数声称看见“女”字云的受访者一样,都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他们虽在城市的不同地方受访,而且各不相干,但所指云彩方向大致都在太原城的天空正中。


  更多有关“女”字云的亲历故事,则在近年陆续被网友发布在网络的大小论坛或者博客上。


  “我当天放学回家坐在电车上,从车窗看外面的蓝天云彩。发现正当空,有一个大大的‘女’字,旁边有一团云绕在一起看不清是什么。”


  “那个‘女’字我也看到了,真的印象特深 。我看到的女字旁边是一个小孩形状,又像一条头朝上的鱼。”


  “那时还是上小学,大概晚上六七点吧,我们那时上晚自习,大家都觉得好奇....。.当时我还以为是喷气飞机做出来的那个女字呢,当晚出事了。”


  “天上出现一个大大的‘女’字,是母亲叫我跟姐姐看的。我家那时在三墙路一带住,‘女’字就在头顶上,也就是在太原古城的中心。”


  《瞭望东方周刊》注意到,这一主题的类似帖文在网络上不计其数,而从透露的信息看,发布者应该主要为1980年代前后生人。


  事实上,正是在互联网日渐普及之后,太原城里这部分“已经长大的孩子”,才开始通过网络,来接力讲述当年踩踏事件发生后,被大人描画得神乎其神的关于“为什么死亡100多人大多是女性”的灵异传说。


  当时,人们传说出现在天上的云彩,为“女死”二字,这是天宫要收女鬼的意思,更有说法,出事前半个月,太原城有女婴生下来竟会开口说话,“六斤半,来年女的死一半”。


“有一个父亲举着孩子,自己胸腔已被挤碎”


  “当年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是什么样子,外面说是桥塌了,那是胡扯。”6月8日,前述李师傅跟《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说起七孔桥上的踩踏事件。


  其实,李师傅没有目击现场,他所在的水利机械厂宿舍正好在公园旁边,1991年9月24日事发当晚,他听到消息连忙赶到园子里去时,“里面全是警察、军人,正在清场,到不了桥跟前。”


  他对七孔桥已相当熟悉,所以,他断言,除了桥两头原本各立有两根水泥石墩在出事后被移除外,这座桥由来就是现在的模样,并无大的改观。


  桥西头第一家注册为安姓的个体便利店店主,亦证实李师傅的说法。奇怪的是,和李师傅不愿透露真实姓名一样,这位自称出事当晚也在园里开店的店主,当被问及更多细节时,受到旁边一位老者示意,竟立即闭口不再言语。


  本刊记者日前多方寻觅当年事故伤者,然而有效线索一时难遇。各级官方在此次事故之后,亦未公开发布过事故详细过程。


  2008年,适逢纪念改革开放30年,《山西晚报》在梳理山西大事记时,仅对此次事故简单提及:“9月24日,‘煤海之光’灯展发生特大事故,死亡105人,伤108人。”


  本刊记者注意到,近年,随着灵异传说在网络上扩散,亦有太原网友不断在各种论坛发布此次踩踏事故的亲历场景或接触到的“内幕消息”。


  其中,一段在网上获得较多公允的现场描述是这样的:


  “晚8时30分左右,七孔桥周围首先出现严重拥挤现象,而桥两头照明灯已坏,混乱中,可能有人借助桥上照明不足,对其身边游客下手抢夺贵重物品,人群顿时大乱。”


  “有人被挤倒,被挤倒的人又将别人绊倒,往下涌的人又被桥端的石墩绊倒,后面的人仍被更后面的人拥挤着向前拥挤。桥上摔倒的人越来越多,后面的人不知道还往上挤。”


  “靠栏杆的不断跳湖逃生,后来连石栏杆都挤断了,从断开处掉到水里的因为被挤得身体没了知觉,所以也没能活着游出来,还有被挤断的石头栏杆砸死的,还有掉水里被固定彩灯的铁丝缠住淹死的。”


  “不少英勇救人的也被那些掉进水里的人拽得出不来了,后来就没有人再敢下去救了,但更多的人挤得根本就没有逃的机会,被挤得喘不上气来窒息而亡⋯⋯听说当时有一个父亲双手一直举着自己的孩子,自己的胸腔已经被挤碎,人也死了,但是双手一直保持那个动作,还有人说解放军为了救人被挤在石狮子上,肠穿肚烂。”


据说当时超过规定人数近10倍


  6月9日中午,在晋中市榆次乡间的一座花灯工厂,62岁的花灯艺人赵第通,一提起20年前那起踩踏事故,面容戚然。


  在那次迎泽湖畔的灯展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主角,由他制作的那盏名为“大观园”的花灯,恰好就放在七孔桥西头不远。事发当晚,他在阳泉,第二天得了消息赶回迎泽公园时,只知道“死了很多人”,看见七孔桥已被戒严限行。


  赵第通从1973年退伍后进入阳泉3矿工会工作,从此便和花灯结缘。“煤矿每年都搞灯展,已经有了这个传统。”赵说,矿上制作花灯的事基本都落到工会头上,在3矿,他挑了大梁。


  这样在矿上做了10多年花灯,到1990年亚运会开幕的时候,赵终于出名了。大约在1989年,山西省搞了一次“金秋灯会”,省里大大小小的煤矿单位都送了自己的花灯到太原参加汇展,就在这次展出上,赵取材于《红楼梦》故事制作的“大观园”花灯,一举拿了特等奖。


  这次展出引起北京注意。据赵讲,当时北京正在筹备亚运会,有官员到山西看过灯展后,建议亚运会前夕把灯展办到北京去,向整个亚洲展示煤矿工人的风采。


  1990年8月3日晚上,离亚运会开幕只月把光景,名为“煤海之光”的山西灯展在北京北海公园提早拉开帷幕。多位时任国家领导人亲赴开幕式,他们当晚还和山西的花灯艺人一起乘船观赏灯展。


  赵第通人生第一次和党和国家领导人握手,并将领导人跟他合影的照片珍藏至今。


  赵第通讲,在京城引起极大轰动后,“煤海之光”灯展趁热打铁在沿海、东南亚国家巡回展出,影响空前。


  到1991年9月下旬,带着满身光环的“煤海之光”灯展,方始回晋,便立即准备在太原迎泽公园给山西人民做汇报展出。不想乐极生悲,正是这次收官灯展,引发了9月24日的踩踏血案。


  对于这次事故原因,赵第通至今觉得一是观众太多,“太原周边的农民,开着拖拉机赶来看灯展,购票队伍在迎泽大街上排成长龙。”另一方面,他亦认为灯展组织方只管一味卖票,对进园客流失去控制。


  有太原网友近年发布一组数字,“1991年9月22日是中秋,那天售出门票4万余张,在相对狭窄地段已出现人群严重拥挤的状况。但是,23日又售出门票5.8万张,24日则售出门票6.4万张,此外还陆续发出5万余张赠票,而且所有售出的门票均无日期限制,这一无限制,使组织者对限制游客数量这一关键问题从技术上讲算是放弃了!9月23日的游客比22日增加了45%,24日的游客又比23日增加了10%,如果加上翻墙、持赠票进入、关系带入等非正规渠道进入,实际数字远远大于10%,据说当时超过规定人数近10倍。”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撤销李振华副省长职务


  一直以来,由于山西官方缺少对于案情的公开,上述踩踏事件诸多细节在20年后已难还原。


  1992年3月6日,《人民日报》发布消息,称经过中央、山西省调查组调查,确认这起“给人民和国家造成惨重损失,社会反响强烈,政治影响很坏”的事故,是由于有关领导干部严重官僚主义的失职行为和有关国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的渎职行为造成的重大责任事故。


  消息还披露,“山西人大常委会会议认为,山西省副省长李振华(时任)在这起特大伤亡事故中所犯的错误是严重的。作为‘一周两节’组委会主任委员,李振华严重忽视大型灯展活动的安全保卫工作,对灯展安全保卫工作中发生的重要问题处置失当,对这一起特大伤亡事故的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


  此次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撤销李振华副省长职务,与此同时,另有其他18名事故责任官员分别受到党纪和政纪处分,部分官员更被移交司法部门惩处。


  其实,20年后的今天回看这起踩踏事故,其中细节已可忽略,其中罪人亦能淡忘,而无论是民间披露的疯狂卖票,还是组织者彻底疏于保卫,酿成这起惨案的原点,显然都基于组织者理性考量的沦丧。


  本刊记者日前查阅花灯历史,竟然发现,早在中国宋代,都城临安的官府,就已经在大型灯会的安全考量上建立起他们的文明和理性。


  据周密《武林旧事》记载,宋临安城元宵灯会已热闹非凡,官府“为了保证赏灯百姓的安全,地方官员在安保方面也是下足了工夫。每年的灯会期间,坊间的繁华热闹地带,都点有巨烛或松柴作为路灯,有兵卒站在一旁维持秩序。路灯旁边还会押着几个罪犯示众,身上写明此人犯罪的缘由。如偷抢妇女头上的钗环首饰,或者举止不端,趁着人多,在妇女身边挨挨搪搪地耍流氓。其实这些人之前就已犯罪被关押于狱中,将之拿出来顶缸示众,目的是警戒作奸犯科者,尽可能地将罪案扼杀在萌芽状态”。


  一条一条对照旧式官府的做法,千年前古人已经建构的理性,在迎泽公园的灯会中几乎泯灭一空,这样,造成数百死伤的原因,也就不辨自明了。


  然而,事前把理性输给古人,事故之后,悚人灵异传说沉渣泛起,并一直通过互联网络延续至今。人们的理性又一次输给怪力乱神,这又该如何解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