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班后,和天杭一起吃了个晚饭。

天杭就是「你想当医生么?-进修第四十二天」里的那个高中生,暌违多年,依旧青春帅气,只是身上更多了一些岁月的积淀。饭桌上,他说起自己对未来的规划,以及当下的状态,都令我赞叹不已。9年前,当我和如今的他一样面临毕业时,却没有他这样的坚定和努力。

那时候,我整个人都迷茫得无以复加,面对不熟悉的工作和同事,面对现实的生活压力和未来,胸中曾有的万千沟壑,却又能与何人说?只得一点一点收拾行囊,一步一步往前行进,才兜兜转转走到了今天。

与其说是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迷失,毋宁说是一开始就弄丢了自己的灵魂。

就像今天有个六岁的于小妹妹来国医馆就诊,主诉“遗尿时作(偶尔尿床)”:大便干结,恶热。夏师投以麻子仁丸加减。这让我不禁思考:我究竟有没有理解麻子仁丸的灵魂,还是只盯住了它的作用?

麻子仁丸,功能“润肠泻热,行气通便”,被定义为泄下剂,临床一般用来通!大!便!所以尽管它的治疗主症中有大便干结、小便频数,但要拿来主治尿床,真是我之前万万没想到的。

就像我当初以为自己能够做这个、能够做那个,有很多的技能傍身,但其实从未想过自己可以去做什么、应该去做什么、真正想要做什么。

答案在风中飘,我却从未去抓牢。

而夏师牢牢地抓住了各个方药的灵魂。

初跟诊时,总觉得夏师用方,这个方好像缺个什么,那个方好像缺个什么,到后来才知道夏师用的是方药的灵魂。正因为对各个方、方中的各个药之“灵魂”都了然于胸,夏师才能妥帖地调兵遣将,决胜千里之外。

对,我说的千里,是指江西和广东慕名跑来看病的患者。

逍遥散中舍薄荷而用香附,升降散中弃姜黄而用郁金;小柴胡三员大将和解少阳,温胆汤五虎出马理气化痰;麻黄连翘赤小豆不必全方而方义不缺,半夏白术天麻汤不必齐备而眩晕可痊。

对于一个曾经因为没有饴糖,就把小建中汤束之高阁的我来说,这样的遣方用药真是醍醐灌顶。

抓住一个人、一个方的灵魂,比只关注一个人的技能、一张方的功能要重要得多。

可以润肠通便是麻子仁丸的功能,可以治疗胃肠燥热才是麻子仁丸的灵魂。方药的功能可以拓展,但灵魂决定了它的方向;人的技能可以培养,但灵魂想要成为的样子,可能只有一个

据说,人的灵魂有21克。

因为很轻,它总在风中飘。

那么,你抓住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