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从公安部交管局获悉,为有效保护摩托车、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和汽车驾乘人员生命安全,减少交通事故死亡,公安部交通管理局部署全国开展“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行动以来,各地公安交管部门坚持宣传引导先行、行业示范引领,广泛发动群众参与,群众佩戴安全头盔、使用安全带的意识明显增强。

随着电动自行车安全头盔需求集中释放,部分企业和平台销售的安全头盔价格暴涨。

公安部对此高度重视,主动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系沟通,并指导各地公安机关积极配合市场监管部门依法严查价格违法行为,斩断哄抬头盔价格的违法链条。

公安部要求,各地要稳妥推进“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6月1日起,执法处罚的范围限定为骑乘摩托车不佩戴安全头盔、驾乘汽车不使用安全带的交通违法行为。对骑乘电动自行车不佩戴安全头盔的行为,继续开展宣传引导工作,积极创造条件帮助群众配备安全头盔,提示有头盔的群众自觉佩戴头盔,各地根据本地区实际情况确定实施依法查纠的时间,并注重人性化执法、 理性执法、柔性执法,注重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统一。

公安部提示广大驾驶人、乘车人,安全头盔、安全带能在关键时刻保护您免受致命伤害,为了您和家人的安全,请自觉佩戴安全头盔、主动系好安全带。同时提醒安全头盔生产、销售企业,要守法经营、诚信经营,不做侵害群众利益的事,不做扰乱市场秩序的事,不做违法犯罪的事。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企业和个人,公安机关将依法严厉打击。

4天时间价格上涨6倍多!头盔市场喧嚣背后的博弈


“你今天买了头盔没?”最近的朋友圈都被这句话刷爆了。

电商平台数据显示,4月以来,摩托车及电动车头盔备受消费者关注,不仅搜索量达到了去年同期的8倍,成交额同比增幅也接近400%,而且二线及三线市场增速更为明显。资本市场里,5月20日,A股头盔相关概念股逆势大涨,国立科技、南京聚隆连续三日涨停,伊之密一度冲高涨逾9%,最终收涨3.26%,金发科技涨逾4%。

正如疫情中的口罩、彰显个性的跑鞋、主打未知趣味的盲盒、考学攸关的学区房,都因其在一定时间内的刚性需求具备投资价值。然而,当商品价格远高于实际价值,估值必然回归。因此,当前亟须解决的则是头盔供求失衡之困。

真需求还是假繁荣?

统计数据显示,如今中国有9000多万辆摩托车,将近3亿辆电动自行车,几乎每3.5个人当中就有1个人需要佩戴安全头盔。

但是放眼望去,如今街道上实际佩戴头盔的人却不多。国金证券的分析师表示,保守估计,新增的头盔需求缺口将超过2亿个。

5月以来,随着公安部部署展开“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多地宣布将严查电动车驾驶人佩戴头盔,瞬间带动了头盔价格的“起飞”。

以前无人问津的头盔,一时成为炙手可热的人人必备“单品”。头盔价格一路飙升,两位数变三位数,甚至还有些商家出了限购令,每人只能购买一个。

头盔到底有多火?记者在山城重庆马家堡的一家商店看到,从5月15日到18日短短4天时间,一款头盔的售价已经从27.9元涨到了199元,整整上涨了6倍还多。商店老板告诉记者,现在倡议戴头盔,而厂家生产能力有限,全国都处于缺货状态。“我现在这儿就这些头盔,样式、颜色都有限,卖完就没了。”在记者驻足的10来分钟里,先后有4人买走了6个头盔。

头盔线下市场的火爆也传导到了网络。记者在某网购平台输入“头盔”关键词,按照销量排名,排在前15位的货物近期的收货量都在1万以上,其中排在第一位的一款售价为118.8元的头盔,显示已经有12万人收货,月销量更是达到了25万+的巨大数字。

记者走访发现,近半年来,重庆市场上的头盔的价格相对平稳,却在5月突然上扬。譬如,某品牌有两款历史最低价分别为139.5元和76元的头盔,在5月20日已涨至208元和229元。此外,非知名品牌头盔的价格普遍由30元至40元涨到100元以上,即上涨2~3倍。

“头盔最近简直疯了,我真是干了这行30多年了没见过这种情况。”在重庆南岸区8公里的刘师傅说,最近自己的修车铺快要转行成头盔代购了,每天都有不少人来问他有没有渠道能买到头盔。

“我也明白,政策出台是为了保护我们。我的小电驴最快能飙到五六十迈,跟摩托车差不了多少,磕一下我脑袋就开花了。”重庆师范大学大三的彭同学表示,等头盔价格稳定下来,自己一定也会第一时间买一个。

重庆工商大学长江上游经济研究院莫远明研究员认为,头盔确有真需求,但市场表现却是假繁荣。就如疫情之初,口罩供不应求,各行纷纷转业生产口罩,赚得个盆满钵满。而如今,头盔行业也纷纷建厂,有商家利用这个机会,火热地进行炒作,倒买倒卖,中间商赚差价。

头盔价格缘何一路狂奔

头盔属于价格放开商品,定价系市场调节。采访中,重庆市民刘先生告诉记者,他曾于5月13日以39元的单价购进头盔1000个。几分钟后,他就以69元的单价将头盔卖给代理商,“一秒钟赚了3万元”。

“我前几天一共下单了9个头盔,想看谁先发货。结果到现在一个都没发,却等来了公安部电动车暂时不罚款的通知。”依靠电动车上下班的彭钢说,他已经把9个订单都退货了。

莫远明坦言,政策导致头盔需求急速上升,市场短期生产供应不足,自然导致有心人囤积居奇。当消费端的焦躁情绪向产业链传递,那么原材料供应商、头盔生产商,以及二三四级市场的经销商,就都会往上抬高价格,这与几个月前的口罩如出一辙。

5月20日下午,公安部交管局发文称,公安部密切关注电动自行车安全头盔涨价问题,积极会同市场监管部门严查价格违法行为。

公安部交管局发布上述通知后,5月21日资本市场迅速反应。截至21日午间收盘,头盔概念股全线受挫,此前3连涨停的南京聚隆跌停,伊之密跌近9%,国立科技、三夫户外、新日股份等均有不同幅度的下跌。

“2月口罩,3月口罩机,4月熔喷布,5月头盔,月月有机会。”流传着这句话的头盔界里,不少都是年初卖口罩的那批人——捞到甜头的人想再赚一把,赔了的人想东山再起。

1688数据显示,最近7天采购件数大于5000个头盔的买家有88个,累计采购头盔158万个。这说明,市场上有人在大量囤积头盔,以牟取暴利。工商信息平台天眼查数据显示,近1个月,国内新增3500余家头盔相关企业。

如今一些工厂开足马力生产,跨界人士亦纷纷入局。在快速填满市场需求缺口后,未来还有多少“供不应求”的空间呢?从这一点看,头盔价格会持续疯涨吗?不会。头盔是耐用品,除非遗失、损坏或使用者看不上老款式,否则复购率不高。

如何解决供求失衡

新时代证券分析指出,目前全国头盔渗透率极低,保守估计头盔产销量不超过5000万元/年,新增头盔需求缺口或超3亿个,假设均价100元/个,对应300亿元市场需求。

根据调查,头盔材料主要为ABS、PC、EPS,头盔中大部分为塑料材质,其中单个头盔外壳材料在400~500克,而缓冲材料约在100克。根据全国约有3亿台电动自行车,按照3亿个头盔计算,头盔外壳生产所需要的塑料总计约在12万吨左右,而所需要的缓冲材料约在3万吨左右。所以,粗略计算,中国头盔所需要的塑料和缓冲材料的规模约在20万吨左右。结合1~1.5万元/吨现价及涨价预期,市场规模在30亿元左右。根据目前原料端的供应来看,完全能够满足中国头盔的需求。

自2015年后,国内PC则进入了产能的快速扩张期。至2019年中,国内PC产能已达到141万吨。加上塑料及缓冲材质,全国材料供应量已达900万吨,所以头盔材料需求边际影响弱。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相较于口罩,炒头盔是由政策催生出来的,随着政策“威力”逐渐消减,预计不会出现当初的“口罩商机”,上演年初口罩的“剧本”。

业内人士指出,这一轮的头盔疯狂哄抢纯粹是人为炒高的,中间商层层加码导致恶性循环,市场需求存在假象和泡沫。针对这一现象,市场监管部门不仅要规范商家销售价格,维护好市场秩序,更要依法严打炒作囤货行为,斩断哄抬头盔价格的违法链条。


有关专家认为:说到底,头盔不是用来炒的,它只是一个保护人身安全的工具。买一个头盔只是开始,依规佩戴头盔才能有效避免或减轻伤害。我们不能让资本市场的喧嚣转移注意力,尽快给“头盔热”降温,让舆论回到“安全守护”主题上,才是文明社会应有之义。


头盔价格暴涨神话破灭,倒爷一夜暴富梦碎


短短10余天,头盔价格坐上过山车。

就一个头盔,热到什么程度?“在520这个特殊的日子,爱他就送一个头盔吧!”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这一次,头盔的价格神话消失得比爱情还快,转眼已到梦醒时分。

5月18日刚刚冒头的头盔概念股,一路滑坡。截止到5月25日下午3点,头盔概念仍旧延续全线下跌态势:国立科技三日内的跌幅分别为5.22%、10.04%、9.33%,南京聚隆也在接连两日均下跌9.99%后又跌7.25%。

对不起,你买的头盔可能还没到货,就已经降价了。

价格暴涨的头盔成倒爷新宠

5月中旬,熔喷布、无纺布、口罩在微信朋友圈突然“下架”了,画风摇身一变成了“头盔摄影展”。

“万能的朋友圈,求购10万只电动车头盔,有资源的私信”、“安全头盔一手厂家联系我一下,需要7000个,订单已到”、“收10000个头盔,有的来聊”……有求购者,自然也有卖家,“头盔生产设备日产8000只,别再错过”、“最新出品头盔料”、“3D打印头盔”……微信朋友圈中卖头盔的倒爷们气魄惊人,张嘴闭嘴就买卖10万、20万只头盔。

“上联:上半年戴口罩;下联:下半年戴头盔;横批:劈头盖脸。”突如其来的头盔淘金热,在倒爷们看来是发财机会,但对普通消费者来说,则是突如其来的一波价格上涨。

以京东某款评价超过1.2万的电瓶车头盔为例,往年最低价是68.4元,5月14日到5月17日的三天内爆涨到258元,足足涨了3倍多。天猫平台的另一款累计评价9.8万的电瓶车头盔比前者更加犀利,从过去长期趴在26.8元的单价突然“觉醒”,猛涨至118元,是过去的4.4倍!

还有更妖的。有网友反映电商商家迟迟不发货,更过分的,干脆直接逼迫网友主动退单——这是电商平台眼见头盔价格暴涨,意在囤积头盔,想赚笔更大的。

线下电动自行车门店的头盔价格亦随风而动。5月18日,据深圳市电动自行车协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杨华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市面上80元左右的一款头盔,曾经只卖十几、二十元左右,价格足足翻了4倍。

“二月口罩,三月口罩机,四月熔喷布,五月头盔,月月有机会。”捞到甜头的人想再赚一把,赔了的人想东山再起。所谓商机,无非人性。

有人想把“一盔一带”的节奏带偏

头盔咋就突然火起来了?故事要从“一盔一带”这个词儿说起。

2020年4月21日,公安部通知,自2020年6月1日起,将在全国开展“一盔一带” 安全守护行动(“一带”指安全带,“一盔”指安全头盔)。

行动期间,公安交管部门将加强执法管理,依法查纠摩托车、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不佩戴安全头盔以及汽车驾乘人员不使用安全带行为。

据统计,摩托车、电动自行车、小汽车是导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最多的车辆。而在摩托车、电动自行车驾乘人员死亡事故中,约80%为颅脑损伤致死。有关研究表明,正确佩戴安全头盔、规范使用安全带能够将交通事故死亡风险降低60%至70%。

人命关天。在公安部给出指导意见后,江苏、浙江随即出台管理细则,凡不按规定戴头盔的,罚款:最低20,最高50。

足够白领一顿午饭钱。

如此,“还剩不到半个月,不戴头盔就得罚款了”的消息,直接引发了市场对电动自行车头盔的恐慌性需求。除了检验合格的头盔价格暴涨,头盔届的李逵们也纷纷登场了。

一位不愿具名的头盔制造业资深企业主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头盔日产量2000就属于大厂了,按每箱8只计算,1000箱装8000头盔,17.5米的挂车勉强能装,20万只头盔至少要25个大挂车。那些动不动就说自己有几十万个头盔现货的人,难道会有囤积3年现货的工厂等他来消化?!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准备好火车再来买头盔!”

既然头盔的产能和存量短期内明显紧张,就有投机者就将目标放在了劣质盔和“塑料帽”上,企图利用部分消费者“戴帽应付交警检查”的心理,赚一波快钱。

“一些涨价的头盔中,存在不符合相关标准的劣质盔。”杨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有电动车门店中过去囤积的廉价劣质盔和“塑料帽”,近日悉数被“小倒爷们”加价数十元收走。杨华强调,因为网上“6月1日专项行动”的消息传得过于汹涌,购买者的心态多为图便宜、“应付检查”,买走的多为劣质盔、“塑料帽”,而非真正意义上符合3C认证(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的电动车乘员头盔。

上海开识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星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近日一连拒绝了4、5单委托制造“头盔”设备的订单。赵星云指出,严格来说这些人生产的并非是标准的电动车头盔,有人“甚至要求用生产建筑工地安全帽的设备改一改,过分得离谱!”

不是所有的头盔都能做电动自行车头盔

2019年深圳电动自行车行业协会联合相关部门发布的《电动自行车乘员头盔技术要求及检测规范》中,涉及的壳体、缓冲层、衬垫、佩戴装置、护目镜等重要组成部分及相关技术参数的,多达数十条。杨华表示,佩戴不合格的“塑料帽”充当头盔,不仅不能起到防护作用,甚至还可能会出现头盔损坏后,尖锐破片给头颅造成的二次伤害。“而且如今时值盛夏,若佩戴散热不良且挥发有害气体的塑料盔,能不能保持清醒驾驶都说不准”。

购买劣质头盔和塑料帽,等于用自己的生命供倒爷赚差价。

倒爷惊醒,股民被套

这波头盔热来得猛,走得快。

5月20日下午,公安部交管局发文称,公安部密切关注电动自行车安全头盔涨价问题,积极会同市场监管部门严查价格违法行为。

同时,公安部交管局要求,各地要稳妥推进“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6月1日起,执法处罚的范围限定为骑乘摩托车不佩戴安全头盔、驾乘汽车不使用安全带的交通违法行为。对骑乘电动自行车不佩戴安全头盔的行为,继续开展宣传引导工作,暂未列入执法处罚的范围。

换句话说,电动车退出了此次“不带头盔就罚款”的群聊。

根据公安部交管局2018年的统计数据,我国摩托车的保有量约为8700万辆。2019中国自行车产业大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我国电动自行车社会保有量近3亿辆——此前有机构预计,“一盔一带”新政若实施,头盔需求缺口或超2亿。

现在,3亿辆小电驴退出群聊,头盔市场的紧急需求将会被砍掉四分之三左右。倒爷但凡迟钝一点,都会哭晕在厕所。

午夜惊醒的,不只倒爷,还有股民们。

公安部交管局发布上述通知后,21日,资本市场迅速反应。截至25日星期一午间收盘,头盔概念股全线受挫,此前3连涨停的南京聚隆迎来3连跌停,伊之密在连跌10.03%、2.88%后缓慢拉升1.03%,国立科技、三夫户外、新日股份等均有不同幅度的下跌。

数据来源:choice金融终端(截至5月25日收盘)

按照上市公司公开的股东人数信息,10多万的股民会受此影响,如果来不及抛售手中股票,或已被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