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剧本是孟中老师“电影剧作理论”课上结课的大作业。整体要求5000字左右,包含各500字的人物小传和故事梗概。多数剧情发生的空间限定在地铁里,运用多线索的叙事方式,需要涉及三条线,每条线至少有两个人物。


我一边写剧本一边感恩老天爷手下留情,当年幸好没有让我考上文学系。


若对虚构了无想像力,只能保持和现实的联系,如丰子恺先生一般,“确信宇宙间有一册大账簿,详细记载着世界上一切物类事变的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因因果果。自原子之细以至天体之巨,自微生虫的行动以至混沌的大劫,无不详细记载其由来,经过,与结果,没有万一的遗漏。


只消往里搂上一眼,便逮住大把真实。


感谢为这个剧本提供了灵感和修改意见的每一位。


原文写于2018年12月2日。





电影文学剧本



本来生活

 


人物小传

 

李明亮:

男,21岁,北京服装学院广告学大三在读。父母在他三岁时离异,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李明亮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老人带孩子娇惯,不控制饮食,导致李明亮体重直线飙升,目前220斤。

李明亮孝顺体贴,上大学之后不愿再伸手找爷爷奶奶要零花钱,利用课余时间发传单兼职赚钱,有时还能富余一些钱给爷爷奶奶买糖心苹果和冰糖橙子。

李明亮因为体重原因,在同龄人的欺辱之下成长,但他从未因此翻脸,次次隐忍,爷爷总教他与人为善,凡事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在李明亮心中,善良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从小学、初中到高中,所有班主任对李明亮的评价都这样开头:李明亮温顺、善良,是一个好孩子。

李明亮唯一一次动怒是小学二年级,隔壁班的徐伟豪叫他“没爹没妈的孩子”,他就冲过去把徐伟豪死死地压在肚子下面。

大学同班同学都叫李明亮“大熊”,和他关系很好的女生喜欢捏他的脸,玩他的大肚子,李明亮从不生气,他很满意“大熊”这个名字。如果不上课也不做兼职,他热衷刷“抖音视频”,他从上面学会了“拍灰舞”。他发现只要穿着布朗熊的衣服,他就有了更多的安全感,可以成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他还发现,如果一边跳舞一边发传单,常常一个上午就能完成一天的工作量。

所有食物里,李明亮最喜欢吃酸奶和坚果,如果把坚果放进酸奶,那对于他来说将是完美的一餐。

 

 

故事梗概

 

这个故事讲述了2018年11月30日北京早高峰地铁上的零星生活片段,以此来折射大千世界中的人物阶级,展现部分社会现象,反映真实的当代人面貌。

廖鹏是“鹏程漆厂”的老总,油漆厂一周前在监督检查中因违规被勒令停业整改。廖鹏找到了他同级的老同学,现任北京环境保护局处长职位的吴立军,想通过走后门的方式尽快拿到恢复运营的批复文件。廖鹏派助理陈平川去取文件,不曾料到陈平川在地铁上和吴立军因拥挤发生口角冲突,陈平川出言不逊,吴立军记恨在心,因而扣下批复文件。

李明亮穿着布朗熊人偶服装在地铁口为“肌肉犀牛健身房”的开业大促发传单兼职赚钱,由于身形过胖,又携带着沉重的人偶服装,为了给怀孕23周的杜希让位置,不慎在地铁的扶手电梯上撞到了刚满70岁的王国力。王国力对于李明亮如此肥硕的身形还在早高峰地铁上占用公共空间这一行为颇有意见,破口大骂,引得魏婷婷和杜希为李明亮打抱不平。

杜希和高博仁是一对夫妻,杜希怀孕23周2天,高博仁是象棋入门爱好者。他们每天从天通苑地铁站一起出发上班,杜希在惠新西街南口站转十号线,这个故事记录了他们共度七站的日常对话。

 

 

剧本正文


1、天通苑站开往惠新西街南口站的地铁上,日,内

  五号线地铁上的小电视屏幕显示着8点15分,地铁内人挤着人,没有一个空位。

 

李明亮背着巨大的黑色书包,手里抱着一个圆滚滚的包袱,倚靠在靠近车门的栏杆上。他把手伸进栏杆之间,固定住身体,但是手卡住了。他来回转动了几次,把手用力往后拽,脑门上全是汗珠,还有三颗已经发出白色小点的青春痘。李明亮下巴上的肉和脖子堆到了一起,眼睛只剩下两条小缝隙,眉毛又浓又黑,汗津津的。

 

陈平川和吴立军站在李明亮面前的车厢通道里。

陈平川有1米86的个头,右手握着吊环,袖口上有没洗尽的白漆。他左手举着手机滑动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白羊座,11月30日,工作运势:今天有升职加薪的可能,务必要把握住机会。”陈平川微微弓着身子,耷拉着头,地铁一晃,寸寸的头发刚好扫到顶部的天花板。

吴立军站在陈平川身后,左手拎着深蓝色的公文包,右手握着吊环,戴着黑色的AirPOP超亲肤防雾霾口罩,圆嘟嘟的苹果肌将口罩撑的满满的。他左耳上夹着捷波朗蓝牙耳机,眼镜边框上写着RODENSTOCK(罗敦司得)的字样。身后的人贴的很紧,摩擦到了他圆润的臀部。

吴立军的蓝牙耳机震动了一下,闪着蓝灯,他按下耳机一侧的按钮。

 

廖鹏(画外音):老吴啊,我廖狗啊,我那个厂子的事情啊,就要麻烦你了。现在这手续太繁琐了,生意不好做,厂子不敢停。

吴立军:行呢,文件都开好了,等我到单位签个字就行呢。

廖鹏(画外音):谢谢老同学了啊,感激不尽!我派了个手下过来取,你给他就是。

吴立军(提高音量):没事呢,放心呢,不是好大点事,我和你说呢……

 

(画外音)列车运行前方是天通苑南站,请携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

地铁剧烈的踉跄,陈平川的倒拐子猛地撞向吴立军的脸,吴立军眉头紧蹙,扶了扶撞歪的眼镜。

廖鹏(画外音):喂喂喂!老吴啊,你那边怎么那么吵,我这儿啥也听不清啊!

吴立军(用手扶着蓝牙耳机):喂,能听见不呢?

 

地铁沿着宋家庄方向继续开,出发时又是一阵猛烈晃动,这次陈平川的倒拐子撞向了吴立军的鼻子,一个闷响,鼻尖一下就红了,吴立军揉了揉鼻子,把蓝牙耳机戴稳。

廖鹏(画外音):这会儿好了这会儿好了,你干啥呢,那么大动静。

吴立军(用手扶着蓝牙耳机):哎呀我今天车子限号呢,现在正在五号线上呢,挤的那叫一个一塌糊涂。先就这样吧,改天再说。

廖鹏(画外音):行!改天一起吃顿饭,我们这些在北京的老同学聚一聚,喝顿大的!

 

(画外音)列车运行前方是立水桥南站,请携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

很多人从右侧车门涌上来,王国力提着推车站到了吴立军的左侧。

王国力头发花白了一半,推车是可折叠的深棕色款式,上面画着一只小熊。魏婷婷低着头戴着白色耳机坐在位置上看金融监管研究院公众号发的新闻,一抬头看见了王国力,连忙起身拉了拉他的衣角。

魏婷婷(乖巧地):爷爷,您来坐吧。

王国力一屁股赶忙坐下,把推车立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夹住,摸出手机点开“快乐农场”软件,拼命地点击“收取果实”,苹果的数量不断增加。

 

地铁启动时再一次的晃动。

陈平川的倒拐子撞掉了吴立军的蓝牙耳机,耳机飞了出去,落到了地上。吴立军弯腰去捡,地铁又晃了一下,屁股被后面的人一顶。吴立军还没直起来身子,就一个踉跄扑到了陈平川的腿上。

陈平川(转过身,俯视着吴立军):干啥呢?这是干啥呢?能不能好好站着了?你干啥呢?你要钻到哪儿去?

吴立军(直起身子,举着耳机):小伙子呢你别不讲理呢,是你这个手的肘关节部位呢,总是撞到我的脸,把我耳机都撞掉了呢。你看看,你能不能换一只手扶着呢?

陈平川(把吊环握得更紧了一些,吼叫着):为啥要我换手?为啥你不换手?为啥你不换个位置?你嫌挤啊,嫌挤你别坐地铁啊,看你人模人样的,你坐宝马啊,坐啥地铁啊,坐地铁还怕挤啊……

陈平川的唾沫星子喷了吴立军一脸,吴立军用手摸干了眼镜镜片上的小气泡,再没说话,望向了车窗外。

 

车里的人都看着陈平川和吴立军,李明亮把怀里的包袱搂得更紧了一些。

 

杜希和高博仁站在李明亮的对面。

杜希右手提着翠绿色的饭盒包,挨着车门站着,高博仁在手机上点开一个“帅”的软件图标,开始“中国象棋-双人策略小游戏”新的一局。

杜希(望着高博仁):老公啊,姐早上打电话来了,说是姐夫的摩托车又掉了。姐气得不行,这都是掉的第三辆了。

高博仁(将红方的“车”沿着一号线前进了一步):哦。

杜希:姐说这次再也不给他买新的了,就让他骑那自行车,能接送接送孩子就行了。爸也知道了,气得直哆嗦,说姐夫不省心,这些年尽闯祸,不像你那么能干。

高博仁(将红方的“车”沿着九号线前进了一步):嗯。

杜希:你记得上一次我们出来吃饭嘛,姐夫还没吃完就要提前走,说是要陪客户去打牌,还说什么,不打牌在北京混不下去。我觉得是他不会混,你看你就不打牌。

高博仁(将红方的“车”从九号线平移到六号线):是。

杜希:你明天上午要坐车去看你妈吗?几点的?还是十一点吗?

高博仁将红方的“车”从一号线平移到四号线,微微点头。

杜希:你知道你女儿今天多大了吗?

高博仁将红方的“车”沿着四号线前进了七步,微微摇了摇头。

杜希拉开翠绿色的小包,取出一袋“沃隆每日坚果”,摸出的第一粒是巴旦木,塞到高博仁的嘴里。下一粒是蓝莓,塞进自己的嘴里。再下一粒是腰果,塞进高博仁的嘴里,接着是一颗蔓越莓,塞进自己的嘴里。

杜希(右手摸着小腹,左手往嘴里塞了一粒夏威夷果和一粒核桃):刚吃完饭,我就又饿了,这会儿心里慌得很,幸好带了几袋这个。

高博仁(咀嚼着腰果,将红方的“炮”沿着八号线前进了五步):我不要了,你吃吧。

杜希(一边摸着小腹,一边吃完了剩余的坚果,拉开小包拿出手机):我来看看她今天多大了。

杜希点开手机上的“亲宝宝”软件,屏幕上显示着“离预产期117天,孕23周2天,体重487克,身长27.6厘米”。她往下滑动,点开了“孕期要点”首页推送中的一篇: “准妈妈这些地方疼了,就快开始补钙吧”。

高博仁将红方的“炮”沿着二号线前进了六步,对手将黑方“车”从1号线平移到了2号线,高博仁将红方的“炮”从八号线平移到了三号线,对手将黑方的“炮”从2号线往后退了8步。

杜希(一边摸着小腹一边读手机上的文字):老公啊,这里说,“到了孕中期,每日补充的含钙量高达1000毫克,这时候孕妈就要格外的注意合理搭配饮食,多吃含钙量高的食物了。”我们现在吃的那个口服液,是多少毫克来着?

高博仁(将红方的“车”沿着六号线前进了七步,对手将黑方的“卒”沿着5号线前进了1步)摇了摇头。

杜希(把手机放回小包):现在都八点四十了,今天又要迟到了,昨天我就迟到了,等会儿我稍微走快点,总迟到不好。

高博仁(将红方的“炮”从三号线平移到了五号线,对手将黑方的“士”沿着5号线前进了6步):好。

杜希(盯着高博仁):这儿都没有网,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好下的。

高博仁将红方的“车”从六号线平移到了五号线,屏幕上出现了两个英文单词:YOUWIN!!!

 

(画外音)列车运行前方是惠新西街南口站,请携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惠新西街南口站是换乘车站,换乘十号线的乘客,请在惠新西街南口站下车。

 

高博仁(将手机锁屏):我赢了。

杜希(走下车厢):我下了啊。

 

李明亮、王国力和魏婷婷也相继下车了。

 

 

2、惠新西街南口地铁站换乘扶手电梯上,日,内

杜希走上通向十号线换乘的长扶手电梯,伸头看了看长长的队伍,从右侧站立的队列中走出来,沿着左侧开始往上走。

王国力的推车伸出来了一截,挡了点路,杜希用脚拨开推车。

站在王国力前面的李明亮又占了三分之二的台阶位置。

杜希(拍李明亮的肩):麻烦让一让。

李明亮右手边已经紧紧贴上了电梯扶手,怀里吃力的抱着圆形的大包袱。

李明亮(很努力的往左侧了侧身子,一边点头哈腰一边羞怯地):不好意思啊。

李明亮侧身时,大书包往后一甩,碰到了王国力的身子,连带着推车也被推搡了一下。

王国力(左手扶稳推车):你怎么回事啊,你能不能小心点啊,差点儿把我给怼下去了。

李明亮(欠着身体):不好意思啊,对不起!

王国力(举着手指对着李明亮):大早晨的,你怎么回事,这么胖,还搞那么多东西。现在这么多人,抢地铁,在家待着好不好。

杜希走出几步,听到争吵停下了脚步。

杜希(往回下了几步电梯,对着王国力):大爷你怎么说话那么难听啊,至于吗,就这点小事,一大老爷们的。

王国力(对着李明亮):你这么胖你出去,在家里待会儿,打个车,省得影响人家都上地铁。这么大早高峰的,干嘛呢你。

魏婷婷(从后面走出右侧的队列,往上走了几步,小心翼翼地):都少说一句吧,这个点人多,都担待着点。

王国力(对着李明亮):你有自知之明没有?那么胖,你出去!

魏婷婷:爷爷,您少说几句吧。

王国力(大声嚷嚷):回家待着去!

杜希:行啦行啦,人家都道歉了,您还想怎么样啊。

 

扶手电梯到达转乘十号线的平台。

李明亮左手抱着大包袱,右手捂着脸,给王国力鞠躬,大书包随着身体的震动起伏着。

李明亮(略带哭腔):对不起,对不起爷爷,对不起您。

王国力(继续大声嚷嚷):在家待着去,这么胖也影响别人!

李明亮把脸捂得更紧了,手里的包袱抱得死死的,不断的弯腰,喃喃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杜希(伸手安抚的摸着李明亮宽厚的背,死盯着王国力):行了行了别说了……

魏婷婷(拉着王国力的衣角):爷爷,算了,走吧。

王国力(甩开魏婷婷的手,向前冲,边走边嚷):不理你了,什么啊这是,长那么胖耽误事,要不你就少吃点,要不你就打个车……

李明亮还弯着身子,脸涨得通红,头发湿透了,其中一颗青春痘的白点渗了出来。他用两只手死死捂住自己的脸,大包袱跌落在地上,粗粗的手指通红着,一双小眼睛湿湿的,满是慌张,从指缝中间露出来。

杜希(伸手来回摸了摸李明亮的背,拉开小包,取出一袋每日坚果递给李明亮,欲言又止地):小伙啊,别难过了啊,没事,不听他瞎说,咱们多吃点。

 

 

3、环保局二层处长办公室,日,内

吴立军走进处长办公室,一把摘下口罩,取下蓝牙耳机,把公文包往桌上一摔,玻璃杯斟满的茶被震动的,浪出来了几滴。他一屁股坐进把人包裹的极好的人体工程转椅,把眼镜也摔到桌上,嘴嘟的老高,两只手反复用力揉搓着脸,眼里都是恨意。

吴立军坐在转椅上转了几圈,喝了口茶,把歪歪倒倒的公文包摞到左侧的文件堆顶上,撕掉11月29日的那页台历,从右侧的文件堆上取下文件,开始签字。

第一份是“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办公室关于同意北京鹏程漆厂有限公司即日复工的批复”文件,他大致翻了一下内页,就在文末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放在了公文包的上面。

 

吴立军听到门口有动静,抬起头来,看见有人鬼鬼祟祟的在办公室门口探头。他假装咳嗽了一下,那个人吓了一大跳,弹到门口正中,佝偻着身子。

陈平川(弓着腰,颤抖着,吞吞吐吐地):您好您好,请问一下您,您这里是吴处长的办公室吗?

吴立军(嘴角带着讥讽的笑,但声音严肃):是啊,我就是吴处长,你有什么事吗?

陈平川蜷着身子缩着脑壳,往前跨了一大步,来到办公桌的跟前,两只手一起握住处长的手,上下摇晃,左边的袖口上也露出没洗尽的白漆。

陈平川(摇晃着处长的手):哎呀吴处长您好,吴处长您好,久仰您大名了。我是小陈,“鹏程漆厂”廖总的助理。廖总派我过来取下文件,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地铁上太挤了,耽搁了一下,来晚了来晚了,实在是对不起。

吴立军(喝了一口茶,微微摆了摆手):没事呢,我今天宝马车限行,也是坐的地铁呢。周五早高峰呢,难免的事。

陈平川(缩着脑袋,笑容谄媚,恭恭敬敬):吴处长这么重要的领导,还坐地铁上班,真是又低调又环保,不愧是处长啊。(竖起大拇指)晚辈真是钦佩不已,值得晚辈学习啊!

 

吴立军没搭腔,自顾自的在手机上找出了廖鹏的电话,用办公室座机拨打了过去。

陈平川唯唯诺诺的站在办公桌的面前。

吴立军(从桌上把眼镜戴上,把椅子往右转了半圈):廖狗啊,这个批复呢,我今天给不了你了呢。

廖鹏(画外音):为啥啊老吴,刚刚咱们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我那个厂子啊,不能这么停下去啊,这还等着用钱啊。现在啥情况?超标违规的地方我们都已经整改了嘛……

吴立军(从桌上把口罩戴上,把椅子往左转了半圈,回到正中看着陈平川,手里玩弄着蓝牙耳机):哎呀廖狗啊,这具体的情况啊,我也说不好。总之这批复呢,没那么快,局里得开会再议议呢,这也不是一件那么简单的事情,你等消息吧。

吴立军挂掉座机,往下放听筒的时候传来尾音。

廖鹏(画外音):老吴啊,喂老吴,老吴?喂……

 

陈平川一直看着吴立军,脸色慢慢发白,身体越躬越低,都快要亲到办公桌了。

陈平川(像抖筛子一样发抖,声线颤抖):吴处长您大人有大量,您最宽宏了,您最伟大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这狗眼不识泰山,我该死(抽打自己的嘴),我该死(抽打自己的嘴),我该死(抽打自己的嘴),我不该乱讲话,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吴立军(把口罩摘下来,喝了一口茶):小陈啊,这事呢,和你也没太大的关系,你也别往心里去。这样吧,你回去呢,让你们廖总,亲自跑一趟,我这儿呢,还有个会,就不送客了呢,你请吧。

陈平川抬起头来,汗水一直往下滴,(声音微乎其微,结巴着):吴处长,您这,我这,我这不把文件给廖总带回去,这饭碗也保不住了,求求您求求您……

吴立军将手重重的拍到口罩上,发出砰的一声,一旁的耳机弹了起来。

吴立军(冲着陈平川扬扬头):回吧,回吧。

 

陈平川退出处长办公室。

吴立军拉开右边的抽屉,将公文包上那份“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办公室关于同意北京鹏程漆厂有限公司即日复工的批复”的文件丢进去。

吴立军(喝了口茶,推了推眼镜框,轻蔑地笑):他妈的。

 

 

4、西土城站地铁站门口,日,外

穿着人偶服装的布朗熊跳着“抖音视频”上很流行的“拍灰舞”,向路人发传单。

传单上写着:“给我一份信任,还你一生健康!肌肉犀牛健身房开业大促!仅限十天!”。

陈平川两眼无神,走路东倒西歪,路过布朗熊顺手拿了一张传单,走到地铁站门口,把传单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了下来。他点燃了一支烟,左手反复抓着头发,发型全乱了。他拿出手机胡乱翻着,看到“星座运势”软件,(嘴里骂咧咧的):一天到晚尽扯淡。

 

过往的人群减少了,布朗熊走回地铁口,把头套摘下,将整把传单都垫在屁股下面,坐在地铁口的另一侧。

李明亮把两个棕色的手套也脱下来,从兜里摸出那袋“沃隆每日坚果”,倒出7粒巴旦木、4粒腰果、3粒夏威夷果、1粒核桃、5粒蓝莓和4粒蔓越莓,放在宽厚的掌心上。

李明亮细细地数着它们每一个,用粗笨的手指头轻轻地戳着,然后张开大嘴,一口吞下。



-完-



相关阅读

18-19第1学期总结季 | 首篇:听来的故事